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参政议政平台 邮箱登陆

当前位置: 首页>会史纵览>会史钩沉

马叙伦:从李闻案谈到政治暗杀(1946年7月16日)

发布时间:2021-06-30     来源:民进会史资料选辑第一辑

放大

缩小

从李闻案谈到政治暗杀

马叙伦

  李公朴闻一多两先生在昆明被暗杀了,这消息传到各处,除了仇恶民主的人们,没有一个人不替民主前途可惜被摧残了两个斗士;也没有一个不意想到李闻两先生的被暗杀,是有政治的背景。

  用暗杀来做他达到政治斗争的手段,自然够恶劣了,这也表现了他没有正当的办法,只得出于这样穷极无赖的手段。

  外国人看中国戏里的黄天霸,说他够不上英雄的资格,因为他只是暗打一镖。政治斗争里来暗杀对方的人,和黄天霸暗打一镖有什么两样?

  我常想到韩非子里说,则“在剑而穷之”就是主张暗杀,他是特务的老祖师,他原来是主张君主极权的。

  凡是拿得出道理,可以摊到场面上来讲的,决不需要暗杀。暗杀就表现他的理屈。

  但是如汪兆铭的暗杀载沣,胡樾的暗杀五大臣,温生财的暗杀孚琦,却不在此例,国为“势相悬殊”,来这么一手,可以减少牺牲,但也终究不是堂堂正正的办法。

  至于清朝的暗杀吴禄祯,袁世凯的暗杀宋教仁,就下流到极点了。这是暴露他的立场不正,没法对付人家。所以他后来也只有抓破面孔,下个讨伐革命党的令,并且就此索性做他判国的勾当,但是他终究怎样?

  李闻两先生没有可以被人家暗杀的私仇,凡是他们的朋友都晓得的。李先生是为着抗战救国而坐牢的“七君子”里面的一个,闻先生是昆明学生运动的主要领导人里的一个,也是民主阵线上先锋队里的两员猛将。这就是他们在今日有被暗杀的可能。

  在要暗杀李闻两先生的人们,如果是反民主而想要功于他的主子的,李闻两先生在他眼里是敌人阵营的两员大将,杀了他们是减少两个强敌,但是将军不过带领了有限的士兵,做到元帅,带的士兵还是有限的,杀了敌阵的两员大将,不过叫他们部下像“蛇无头而不行”。就会散了。其实也不尽然。何况民主阵营里的大将,实在兼着教师的职务,可以在最短时期里教成许多许多的徒子徒孙,他的徒子徒孙“衣钵相传”必然贯彻和实现他的教旨:所以杀了他一个,是没有用的。我们只要看历史上有许多所谓邪教,政府总是想剿灭他,或者杀了他的教头,以为就可以没事了,但到了某个阶段,他们依旧现出他们的力量,而且平常也好像春天的草,“生生不绝”,而且“更行更远还生”。

  在前清杀戮革命党是什么意思?结果怎样?岂不是很好的一个例子。

  我们看了前清不能顺从人民的意见,拿政治来消灭革命,终究被革命消灭他。那么,李闻两先生的被暗杀,不是因为他有私仇,就是由于政治的背景,如果由于政治的背景,解铃系铃还是应该由政治上去使李闻两先生从此不会继续地生出来,否则是无办法的。

  杀了昆明四个民主斗士,民主是不是就夭折了?下关打了呼吁停止内战的人民代表,是不是就会没人敢再谈停止内战?这种浅显而最近的事例,在政治舞台上的人不应该不明了;如果竟不明了,这是朦瞳极了,他坐稳是失败的,因为他正是自掘坟墓。

  但是死硬派被一种私意迷胡了他的脑筋,他是不会得再转一念头来自己救救自己的,我们可以保证他们还要接二连三地演他们的拿手戏,直到他们气尽力绝地躺在地上。

  在他们以为总拼了你们几个,而且自己未必损伤,这是笔赚钱的买卖;其实他们不想到他们蚀了大本,因为被他们杀的本来是他们的本钱。杀的愈多,就是蚀本愈多。

  封你们说话的嘴封不完,掣你们写字的肘掣不尽,打你们行动的身体打不罢,使你们损失了生命,你们总得怕。

  但是老子有两句话:“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这是政治哲学上一个很深刻的理论,凡是革命的发生都是用死来威胁人们的反应。到了这个反应广泛了,就是自己的死刑由自己宣告了。

  李闻两先生不但不死,更立时产生了许多李先生闻先生,这是施愚笨政策的人们没有打在算盘上?不是,只是表现他没有办法。

  我以为做人或做事,如果失掉了自己的立场,不如守绌,还可以保全末路;死硬地拼,总归拼不过有立场的。我想再向他进一句忠告。

  但是我想他还会报我一个警告:是的,我的历史上一部分正和李闻两先生相同,我自然预备着接受一颗子弹。但是我也预备送还他一颗原子炸弹。

  1946.7.16.

作者:马叙伦     责任编辑:吴宏英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mj.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民主促进会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主编信箱
京ICP备050263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7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