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参政议政平台 邮箱登陆

当前位置: 首页>会史纵览>会史钩沉

回忆1946年参加两次寺庙中的活动

发布时间:2021-12-06     来源:

放大

缩小

  1946年4月30日我参加上海各界假玉佛寺举行追悼王、秦、叶、邓、黄诸先生大会,亦称“四八”烈士追悼大会,即中共代表王若飞、秦邦宪、新四军军长叶挺、出席国际职工大会代表邓发、教育界先进黄齐生因公由重庆飞延安,于4月8日,因气候原因在晋西北兴县东南八十里处撞上黑茶山飞机焚毁,机上共17人全部遇难,这次追悼大会是以“上海各界”名义召开的,其背后,隐藏着第二战线的激烈斗争。(当时在国民党统治区内反对内战独裁,主张和平民主的正义人民,同坚持独裁内战继续实行反动统治的国民党当局的斗争,称为第二战线的斗争)当时上海的和平民主力量,在中共地下党的领导下,做了大量工作,力量不断壮大,已定于4月28日借中国科学社作会场,成立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并决定4月30日即以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名义举行“四八”烈士追悼会,不料中国科学社突然宣布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不是学术性的,而是政治性的,因而取消原先承诺,宣布拒绝出借会场。实际上是中国科学社屈服于当局的政治压力。但“四八”烈士追悼会已定4月30日必须举行,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这一组织尚未成立,这一组织名义就不好使用,所以就用上海各界名义,发起人以宋庆龄为首共81人,其中,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有20位。接着经过不断斗争,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这一组织,于5月5日,在南京路劝工大楼礼堂隆重集会,庄严宣布,正式成立。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的诞生,是上海人民爱国民主运动逐步深入的产物,它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建立广泛的革命统一战线政策,在中国最大的都市上海结出了硕果。这是距上海各界4月30日假玉佛寺举行追悼“四八”烈士大会后五天的事。玉佛寺举行“四八”烈士追悼会那天,规定上午8点半开始入场的,但很早就有一群一群很多的人来参加,门口6本签名簿前挤满了人排队签名,后来得知来参加者有的是夜班做出不休息而来的,有的是一早来参加后再去上班的,还听说有的单位领导规定不许他们来参加这个会,参加者是冲破重重阻力,坚决来参加的。参加者签名后,招待员即送上一朵白花和一本“飞延遇难诸先生事略”和一支“英雄们向暴风雨飞去”郭沫若作词夏白作曲的挽歌。烈士灵堂设在大殿东厅,里里外外挂满挽联,现摘录三副如下:

  和平大业犹赊,贤劳正赖,何意中途捐弃,碧血长天永留恨;

  民主曙光初吐,瞩望方殷,难堪噩耗惊传,苍生大地尽含悲。

  宋庆龄敬挽

  魂断黑茶,哀动中华天柱折;潮高黄浦,怒号民主神权伸。

  许广平敬挽

  为民主而呼号,为团结而奔波,仗公等扶持正义,不屈不挠,战绩永辉青史笔;

  是时代之损失,是群众之创痛,愿我侪追步遗踪,再接再厉,凯歌终祭黑茶山。

  高潮敬挽

  那天宋庆龄因事未到,由主席团中公推马叙伦主祭,王绍鏊宣读祭文,黄炎培、陶行知等多人发表悼词,后因天气阴转雨,助长了哀悼气氛,最后由黄齐生先生家属和潘梓年致答词后,一排排群众在要求民主歌声中散去,这次追悼会的组织者,参与者,见闻者在不同程度上都有得到一次爱国主义教育的感受。

  在隔数天后的一个晚上,几位警察突然来势汹汹闯入玉佛寺,并到各法师寮房搜查,在一处小法师寮房里发现“飞延遇难诸先生事略”和“英雄们向暴风雨飞去”的挽歌,就大声责问“这些反动东西谁收藏的”,有一小法师挺身而出说,这是合法的,竟遭警察的连连耳光,并将这小法师抓走。后来经过通门路,送去二十个大头(银元),小法师才获释。现任上海佛协副会长王永平居士为营救被抓小法师,也凑出一个大头(银元),还记得敢于同警察说理斗争的小法师名字。现回忆当时玉佛寺提供追悼“四八”烈士会场,是凭着爱国主义胆识冒着很大风险的。佛教界的爱国主义传统,是得到人们赞扬的。这种可贵精神,今天应该继承与发扬。

  1946年我第二次参加在寺庙里的活动是10月6日在静安寺,举行的是公祭李公朴、闻一多两位民盟的著名民主战士。前后只隔5天,在昆明先后遭国民党特务暗杀,引起全国人民的极大愤怒和严厉谴责,要求当局迅速破案,严惩凶手,而当局表态不能令人满意。人民怒火迅速蔓燃,在全国范围掀起反独裁、反内战,要求民主的运动高潮。此时国民党上海当局,想缓解民愤,争取主动,定于10月4日,以上海各界名义在天蟾舞台举行李、闻追悼大会,我也去参加。会是定上午九时召开的,我提早8点半就到。不料大量重要座位,已被衣着谈吐不像来参加悼念民主战士的职业开会者占满,外面还不断送进小笼点心香烟等分发,会场里显得乌烟瘴气。会由国民党市党部负责人潘公展主持,吴国桢市长讲话,接着有一位出来宣读祭文,只字不提惩办凶手,而提出:“刺林肯者使天下人知林肯,杀李闻者使天下人知李闻,吾辈当泯党争,俾三民主义及早实现,而为二公立巍巍铜像于通都大邑……”这篇祭文荒唐反动透顶,却获得满座职业开会者雷鸣般的掌声。最后由邓颖超宣读悼词致哀:“今天在此追悼李,闻两先生,时局极端险恶,人民异常悲愤,但此时此地,有何话可说?!我谨以最虔诚的信念,向殉道者默哀默誓:心不死,念不绝,和平可期,民主有望,杀人者必覆灭。”短短数言,引得散坐四角但真是民主人士的热烈掌声。两天后即10月6日,由民盟、民建以及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等联合在静安寺举行公祭李、闻二烈士大会,这是各有关方面临时决定的,是针对前二天在天蟾舞台开的大会的。10月6日出席公祭李、闻两烈士大会的有中共代表周恩来亲率李维汉、邓颖超、齐燕铭、刘宁一、熊瑾汀、潘梓年、乔木等十余人参加,并由重庆新华日报经理熊瑾汀读祭文。语调凄切,闻者酸鼻。民盟由黄炎培、章伯钧、罗隆基、史良等代表致祭。第三党、民主建国会及文艺界,妇女团体均莅临致祭,为细菌伤害的科学家高士奇,由人扶持与祭,悲恸欲绝,秋风秋雨,发人哀思。这天参加公祭的团体个人均自动捐助慰问李、闻两烈士遗族,计潘梓年五百万元,章伯钧、沈钧儒、罗隆基各贰百万元,史良一百万元,名记者陆诒亦认捐五十万元,其余数目不等。

  会场内挂满挽联、祭词,现录由柯灵约稿请高潮写的两副挽联,一首祭词如下:

  挽李公朴联:

  数十载口诛笔伐,搏斗群魔,打不降,杀不降,泪血拓开民主史;

  亿万人剑拔弩张,继承烈士,生有种,死有种,风雷激起自由魂。

  挽闻一多联:

  希特勒阴魂不散,死灰复燃,四海斥凶残,齐心誓灭人中兽;

  李公朴血迹未干,枪声又起,九泉闻呐喊,携手同编地下军。

  《如此江山》 公祭李公朴、闻一多两烈士词

  一行热泪沾双袖,凄然不堪回首。血溅昆明,魂招歇浦,谍纲潜张依旧。哀师悼友。数民主先驱,历摧星斗。不朽精神,我们跟着您们走。

  当前这批屠手。正残民以逞,心甚于兽。一代青年,千堆白骨,胜利于今何有?泉台怒吼,誓讨命伸冤,灭兹群丑。黑夜虽凶,奈黎明渐透。

  现回忆1946年参加两次寺庙活动,想到在被称为第二战线的斗争,也是烟硝弥漫,也有流血牺牲,斗争是十分激烈的。在10月6日静安寺公祭李、闻两烈士大会后,在民主党派和进步人士间流传着一句话:“静安寺大义凛然,敢于与天蟾舞台唱对台戏。”

  胜利的果实,是来之不易的,我们应该倍加珍惜。我是一位佛教徒,又是一位民主党派的成员,我愿与广大爱国佛教徒,与广大爱国民主人士一起,学习前辈的革命斗争精神,好好继承发扬。

  作者系民进老会员。

作者:吴企尧     责任编辑:张歌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mj.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民主促进会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主编信箱
京ICP备050263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7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