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参政议政平台 邮箱登陆

当前位置: 首页>会史纵览>会史钩沉

忆和金立强名誉主委在一起的日子

发布时间:2022-03-10     来源:摘自《江西民进》第206期

放大

缩小

  (2005年)5月25日凌晨3时40分左右,电话铃声把我从梦中惊醒,金老的儿子抽泣的告诉我,“五分钟前我爸心跳停止,永远的离我们去了”。我顿时悲从心涌,泪眼模糊,迅速穿起衣服,奔上街头拦辆的士奔向省人民医院,我一直守护在金老身边,直到黎明护送金老遗体安放到清真寺(金老是回民)。

  看着安详和蔼的金老遗容,我悲痛万分,想起和金老在一起的岁月,他与党同心的坚定信仰,高尚的人品,博大的胸怀时时感染着我,让我仰慕,让我钦佩,让我时时想着向他老人家看齐,耳濡目染从金老身上学到许多做人做事的道理。

  我是1983年入会的,当时金老是省教育厅副厅长,受会中央委托在江西筹备建立民进省级组织。当他了解到我是江西省第一批特级教师,又是国务院授予的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人大代表时,亲自登门做我的工作,希望我加入民进组织。金老在教育界享有盛名,德高望重,我被他的人格魅力所吸引。我没犹豫就答应加入,成为了一名民进成员。民进江西省筹备委员会建议人选当时已定,并已向会中央报告,金老和伊剡同志研究立即补报我为筹委会成员。1985年民进江西省第一届委员会成立,金老当选为主任委员,伊剡和我当选为副主任委员。人们称这届班子为老中青相结合,回、满、汉民族大团结,教育、文化、出版界都齐全,金老和我来自教育界,伊剡来自文化、出版界。

  金老是江西民进的创始人,他在任筹备委员会主任、民进江西省第一、第二届主委期间给江西奠定了良好的基础,给省委会班子和广大成员留下了许多宝贵的精神财富。

  其一,带出了一个以党为师,肝胆相照的民进班子。民进江西省委会在金老的带领下,始终坚定不移的跟着党走,坚持党的领导,在89风波等各种风浪考验面前,立场坚定,旗帜鲜明,体现了很强的政治把握能力;在与党合作共事中,与各级党委统战部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和真诚的合作关系。

  其二,带出了一个既坚持原则,又团结和谐的民进班子。金老在班子中始终坚持民主集中制原则,坚持民主作风,凡事多商量,多个别沟通,善于听取各方面意见,决策十分稳重。既体谅专职领导的难处,又考虑兼职领导工作的繁忙,从不提过高的要求。处处体现金老为人宽厚,严于律已的品格,同时在大的问题上坚持原则,使班子始终保持高度的团结和谐。今天,江西民进已走过了二十几年的历程,民进三、四、五届班子仍然保持了金老给我们留下的好的传统,班子成员坚持原则,相互理解,团结协作,民主气氛浓,奋发向上,朝气蓬勃。

  其三,尊重知识,爱惜人才,给年轻人更多的发展空间。文革前,金老就是教育界的知名人士,他曾任南昌一中、三中校长,他说:“一个学校要有好的师资队伍,没有好的师资队伍就不可能带出好的学生,就不可能成其为一个好的学校。”,他抓师资队伍建设很有办法,也很有名气。他所带的南昌一中纳入全省重点中学,他所带的南昌三中,被授予红旗学校,出席全国群英会,受到刘少奇、周恩来的接见。五、六十年代,他培养出许多品学兼优的学生,后来成为国家科技、教育界的精英,如,中国科学院院士杨叔子、徐性初等。在他的学生中有的因为家庭出身不好上不了大学,金老就把他们留在学校当教师,后来这些学生都成了教育界优秀骨干教师。

  1983年,金老牵头筹建江西民进组织,当时民进会员只有20多名,为了工作需要,在江西要加快发展成员,此时文革的阴影尚未消除,许多人心有余悸,但冲着对金老的仰慕,对金老的信任,一批教育、文化、出版界优秀骨干欣然加入了民进。如袁牧、韩渭访、肖昌璜、张重仪、杜克强、周世玉、高朝曦、胡海、郭可谧等一批教育界的骨干教师入会;如,汤匡时、邱小玉等一批出版界知名人士入会;如陈文华、宫正、王世兰、徐海秋等一批文化界人士入会。这一批优秀同志经过会的培养,许多同志在会内会外担任着重要工作,为会争得荣誉,在社会上树立了良好的形象。

  金老甘为人梯,提携后生的精神,令我十分感动。1988年,民进中央换届,我当时还是省委会副主委,金老从长远考虑,在自己还未过换届年龄的情况下,极力举荐我为民进中央常委,自己继续担任中央委员。作为省委会兼职副主委任会中央常委,这在当时全国民进都是少有的。

  其四,金老一向生活俭朴,为人和蔼。金老和老伴韩老师夫妇,家有三个儿女,在过去生活并不富足的情况下,还常接济家庭困难的学生,给他们交学费、买学习用品,韩教师更是常常带着学生回家吃饭。那怕是街上扫地、倒垃圾的环保工人,金老见了也会向他们打招呼,邻里尊敬的叫他金老师。他亲和力极强,民进会员都把他当着良师益友,有什么想法,什么难处都愿到他家里谈心和倾诉。后来金老当了南昌市教育局副局长,省教育厅副厅长、省政协副主席,地位变了,但他这些优秀的品质一直在他身上发光,并传给了后人。

  金老在省里,在民进中央都是受人尊敬的德高望重的长者,他严于律已,从不为了自己向组织提要求,在民进中央老一辈省级组织负责人中享有很高的威信。他是回族,饮食与我们不一样,但他在吃住行上从不提特殊要求,在遵守民族习惯的前提下,安排什么,吃什么,衣着俭朴,生活要求不高,每一次到会中央开会,有空闲时和大家一起上街去逛一逛,不要求作任何特殊安排。

  1992年,金老任民进江西省委会名誉主委,那时金老已是78岁高龄的老人了,但一直关心民进会组织的发展,只要会内有活动,金老总是积极参加。从2000年起,金老身体有些不太好,参加会的活动也渐渐少了,我每隔一两个月同老伴徐娟去看望他。每年春节、中秋、端午、国庆,我同政协班子成员一道去看他,带领民进江西省委会班子成员去看望他,老人家就说这是“公拜”,之后我一定还会同徐娟一道去拜访他,老人家就说这是“私拜”,金老每一次都乐呵呵地迎我们坐下,和我们促膝交谈。

  2003年后,金老时常要住医院,我一听到金老身体欠佳,我很不安,甚是牵挂,忙完工作,我一有空闲就直奔医院看望金老,金老也视我如同自己的儿女。2005年4月,金老最后一次住院,病况不好,呼吸困难,我几乎每天都要去探望他老人家,并嘱咐其家属,如果有情况,不管是白天或是晚上立即打电话给我。5月7日,凌晨2点,我接到电话,金老呼吸困难,陷入昏迷,我立即动身,半夜一人独往医院,在医院金老已十分危险,已经不能自主呼吸,医疗监测仪上显示,生命指数十分微弱,情况十分紧急,我一直拉着金老的手,在他耳边呼唤,在医护人员全力抢救下,金老紧闭的双眼缓缓放松,头微微向我这边侧,他听到我的呼唤,知道我来看他,我握着他的手说,“金老,你一定要挺住,一定要挺住”。此时护理人员走过来,悄悄对我说,“金老在昏迷前一刻,一直都在叫着你的名字”。这次终于在临近生命的终点,又返了回来。自此,又再坚持了近20天,我几乎每天二到三次前往医院,反复与医生讨论病情,争取医院特护。尽管省领导高度重视,医院全力以赴,终于难以挽回。

  我们敬爱的金老,对待疾病一直都是那么坚强,没有想到他这么快就离开了我们,当我领着民进班子成员,领着民进会员一次次去清真寺祭拜时,当我主持金老追悼会时,当我们按照回族风俗安葬金老挥泪惜别时,金老生前和我们在一起的一件件事情涌现在我的脑海,金老爱党敬业的精神,高尚的品格,宽厚的胸怀,谦虚严慎的作风将永远值得我学习,他留给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已在我们会内继承和发扬,并将不断发扬光大。

作者:刘运来     责任编辑:张歌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mj.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民主促进会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主编信箱
京ICP备050263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7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