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参政议政平台 邮箱登陆

当前位置: 首页>会史纵览>会史钩沉

这位慈祥的老人走了

——追忆张隆懋老师

发布时间:2022-03-28     来源:民进桂林市委会

放大

缩小

  公元2022年1月23日,这是一个平凡的日子。清晨6时50分,一个平凡的老人,走完了她94年的人生,在她寓所,在亲人的身边,安详地离去,她这是要去追寻先逝的老伴吧。张隆懋老师,您一路走好,一路走好呵……

  我与张老师相识、共事、相知至今已有42年了。我知道,张隆懋老师是平凡的。

  张老师的青春年华是在武汉度过的。“女中”毕业,在那个年代,应该是一个“新女性”了。确实,在她记忆的长河里,她老忘不了她代表学校到武汉(有时她说是汉口)电台朗诵诗歌的情景,那是一首自由诗。从这点就不难知道张老师的青春年华是亮丽的,但她选择了平凡,当了一名小学教师。

  张老师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跟她丈夫(丈夫当时是部队中的文艺工作者,后转业桂林文联工作,曾任中国民主促进会桂林市委员会组织部部长)到桂林工作。开始在桂林市窑头小学任教(即现在的雁山区窑头小学,离市区中心约20华里),后调到桂林市彬湖小学任教(彬湖小学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撤销),再调桂林市榕湖小学任教至退休。

  这就是张老师这位知识女性平凡的简历,是的,平凡。

  从这平凡的简历中,我读出了张老师平凡人生之中的不平凡。

  张老师的不平凡,是由她的爱心显现的。

  张老师爱她的职业。

  我一入职,张老师就是我的师傅。是她教我如何教书育人。张老师就是教书育人的典范。

  张老师教书,学生成绩优秀。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小学还是“五年制”,上初中是要考试的,成绩不行是不能上初中的。我到学校后,就看到张老师教了两轮毕业班,她不是从一年级教到五年级,而是中途接手。原因很简单,学校看升入毕业年级如有不理想的班(我们老师把这种班叫“烂班”),学校就叫骨干老师去接手,以确保“升学率”,张老师就成为了“确保升学率”的专业户。结果,总是“不负众望”。

  张老师育人,学生正气满满。张老师的思想教育工作从来都不仅仅停留在教室的说教上。她的业余时间常常是在“家访”的路上。她不会骑自行车,身体又较胖,一手提包,一手擦汗,全班学生,她一个学期就这样一家家走完。因为我是她的徒弟,她有时也叫上我。

  榕湖小学是所重点学校(当时还设重点学校,现在桂林市榕湖小学还被誉为“百年名校”),在校学生中有“家庭背景”的也不少,当然会有一些“专横跋扈”“趾高气扬”的学生。一次,面对这样的一位学生,年轻的我采用了粗暴的方式进行教育,最后还动了手。事后,张老师批评了我,然后带着我找那位学生谈话,从中,我才懂得了什么叫“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可惜,后来张老师退休了,不然,我进步会大一些的。前些年,那位学生还特意去武汉看望张老师,快五十的人了,还通过张老师表达对我的歉意呢。

  张老师爱他人。

  张老师在改革开放前和之初,她与丈夫的工资是较高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她的工资是全市小学老师最高的,比校长还高)。可她也是“月光族”。她的钱去了?帮助他人去了。她看到朋友、同事有困难,就三元、五元;十元、八元的帮助,一年下来,自己也没存下什么钱。别看这三、五元钱,当年我们小学老师一个月才四十多元工资(我42元)。举一例说明:前些年,张老师要回武汉生活了,在武汉车站,来接她的车有几十辆,打着横幅:迎接张老师回武汉。如此隆重的迎接,是这些人大多受过张老师的“滴水之”。

  张隆懋老师是1955年3月在武汉加入民进的,她在退休后常参加民进的活动。2012年,我当时已在民进桂林市委会机关工作。一天,接到张老师电话:“向左,我昨晚看电视,我看到农村的孩子好苦,没得(武汉口音)书看,我这有两万块钱,捐给民进给孩子买书……”,这已不是上个世纪了,我知道张老师退休早,工资不高了,比我都少。我一再劝她也不听,最后她说:“我心不安,我睡不着。”我被老人的一片爱心感动了,带着机关的同志去了她家。大热天,她亲自带着我们到银行,弄得银行工作人员误认为我们是骗子在骗老人家呢……

  最让我感动的是第二天电话来了,我一接,张老师那大嗓门响起:“向左,昨天我看到你们照了相,我要你以人格来保证,不要宣传我。”我跟老人家说来说去,最后她撂下一句话:“要宣传,等我死了以后再宣传。”电话挂断,我却拿着听筒,久久站在那儿……后来,我在民进区委的学习活动中讲“我们身边的民进会员”时,我讲到了这事这人,但我不敢告诉张老师她老人家。

  昨天,张老师家人遵照她老人家的嘱托:把她的抚恤金等全部捐给榕湖小学,去扶贫助学。张老师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为他人助力。这就是关爱他人的张老师。

  张老师是热爱生活的。张老师豁达率直、乐观向上的性格与她对生活的态度是分不开的。别看她较胖,唱歌跳舞样样在行。至今我还有着美好的记忆:欢快的音乐响起,我和张老师随着音乐扭起了“伦巴”,一老一少(我与张老师年龄差距是30岁)动作和谐优美羡慕死了榕湖小学的老师们……

  记得2014年,民进区委领导来看望我市上世纪五十年代入会的老会员,在张老师的客厅里,张老师操琴,主、客唱起了《军港之夜》,一曲终了,还不尽兴,当时张老师已八十多岁了。

  生活,在张老师的眼中,总是鲜花。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张老师有着满满的爱。我们民进提出的“爱满民进”,张隆懋老师是一位优秀的践行者。

  行文至此,我沉郁的心得以释怀。张隆懋老师留给我们的是精神财富——用一生去爱,让爱陪伴一生。

  平凡的张隆懋老师,今后我们会想起您的,想起您充满爱的不平凡的一生。

  (作者系民进桂林市委会原副主委。) 

作者:向左     责任编辑:张歌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mj.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民主促进会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主编信箱
京ICP备050263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7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