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参政议政平台 邮箱登陆

当前位置: 首页>会史纵览>会史钩沉

黎克明:向着“灯塔”奋勇前行的民进前辈

发布时间:2022-05-05     来源:民进广州市委会

放大

缩小

   

  黎克明(1926—2016),曾用名黎兆端,广东省南海县人,中共党员,民进会员,教授。就读上海复旦大学期间在中共领导下开始从事学运工作,1948年毕业后受中共党组织委派在华中、华南地区从事学运、接管城市工作。1952年担任广州市教育局秘书科秘书期间加入中国民主促进会。1954—1956年就读于中共中央高级党校理论研究班。历任华南师范学院(华南师范大学)政治系副主任、马列主义教研室主任、哲学管理学研究所所长、华南师范大学副校长等职务;曾任中国历史唯物主义研究会常务理事、广东哲学学会副会长、广东陶行知研究会会长、广东伦理学会会长、广东管理哲学学会会长等职。主要讲授《马克思主义哲学》《科学社会主义》《领导科学》等课程,曾主编全国高等院校理工农医专业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简要读本》,著有《哲学现代化丛书》和《新时期哲学》等书。曾任政协广东省第四、五届委员会委员,民进广州市分会宣教委员会副主任、民进广州市第七届委员会委员兼宣教委员会副主任。2016年2月23日在广州逝世。

开展进步宣传,组织“灯塔团契”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当时的黎克明还是复旦大学的一名19岁的大二学生。尽管出生于富裕家庭,但他深受中共地下党组织和进步同学影响,特别是读了毛泽东的《论联合政府》和陈伯达的《评〈中国之命运〉》两本书之后,建立“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和富强的新国家”的时代召唤,使他的思想发生了深刻变化,从此他坚定地站到了中共一边,成为一名中共党组织领导下的“上海学联”的骨干成员。

  1946年6月23日,“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发起反对内战的宣传活动,并推派和平请愿团代表赴南京向国民政府请愿。前夜,由于地点幽静便于保密,上海地下学联的十几名学生来到黎克明家里赶印第二天的宣传材料,大家刻蜡板、摇滚筒油印机,流水作业,换人不停机,直到天亮才完成任务。不顾通宵工作的疲惫,第二天一早大家就去参加游行。

  根据中共党组织的指示,黎克明以“联络员”的身份联系上海各大学生团体,成立了一个名为“灯塔团契”的学生组织。取名“团契”,表示是与基督教有关的学生团体,不会引起国民党当局注意。“灯塔团契”将革命歌曲《你是灯塔》中的歌词“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你就是舵手,你就是灯塔”作为核心口号,以“要民主,反内战,反独裁”为中心,宣传爱国思想和中共主张。其具体工作主要是先刻印革命歌曲形成宣传单张,再以歌咏活动、文艺晚会等形式组织广大同学参加,邀请中国共产党人和民主人士作报告。当时在上海的民主人士沈钧儒、马叙伦、王绍鏊、林汉达等都参加过黎克明组织的“灯塔团契”,他们的演讲深受广大爱国学生的欢迎。为躲避国民党军警的阻挠和破坏,文艺晚会一般都是事先准备好几个乐器演奏曲子,到警察局取得“演出证”,应付现场检查,等军警不耐烦离场后再进入活动正题。为了保卫到场民主人士的安全,黎克明安排由之江、东吴、圣约翰等校一些同学担任纠察。

  通过“灯塔团契”,爱国进步学生的力量更加壮大了,很多学生由于参加“灯塔团契”加入了中共党组织和民盟、民进等进步组织,为爱国民主运动培养、输送了一批优秀人才。

开办黄河书店,传播进步思想

  1946年7月初,国共谈判期间,为适应宣传形势,黎克明、陈润荣等进步青年,与中共中央机关刊物《群众》杂志社李翊俊等工作人员商议后,利用陈润荣的哥哥在黄河路闲置的铺面,几位同学自筹资金几百万元伪法币(每股10万元)开办黄河书店,传播进步思想。书店主要出售《群众》《解放》等进步书刊。黎克明在书店分工负责出版工作。不到一年间,黎克明经手编辑出版、由上海地下学联交来的书稿就有5本,分别是《黄河大合唱》《学什么》《怎么学》《向群众学习》和《美国兵滚出去》。一时间,黄河书店成为与上海生活书店、开明书店、华夏书店、光明书局等齐名的上海出版界的一颗新星。

  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先生非常支持开办黄河书店,于7月24日亲笔题诗一首,以“切菜”为喻,勉励几位学生知行合一、学用一致:“读书如用刀,不快便需磨;呆磨不切菜,何以见婆婆”。翌日上午陶行知因长期劳累过度,不幸逝世,此诗成为先生绝笔。

  上海地下学联的同志向黎克明透露,上海苏联驻华商务代表处藏有大量莫斯科版中文书籍,但他们铁门紧锁,深居简出,避免同中共组织发生关系。黎克明设法找到了一位在代表处工作的姓蒋的华人帮忙,以黄河书店的名义,将上千公斤的苏联中文图书(其中包括精装红皮面《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两卷本和精装蓝皮面的《列宁选集》两卷本)押运至香港,再由中共领导的香港新民主出版社对外销售。与此同时,他们还换回大量香港新民主出版社发行的《群众》周刊以及《资本论》《少年毛泽东》书籍在黄河书店出售,同时也获得不少出版经费。

  1947年国共谈判破裂,局势已是十分紧张。全国学联交给上海地下学联一个紧急任务,要印1000本关于全国大城市学生抗议北平美军强暴中国女大学生沈崇而掀起的抗暴运动的实录,名叫《美国兵滚出去》。因白色恐怖下上海大多数印刷厂都被国民党当局控制和监视,黎克明只好向中共中央机关刊物《群众》杂志社的信昌印刷厂求援。这时《群众》杂志也正准备从上海撤往香港,该厂负责人蒋忠流还是下定决心办成此事。为防备国民党特务抓到证据从而污蔑中共直接指挥全国学生运动,印刷厂动员全厂职工连续工作三个通宵,抢排、抢校、抢印此书,黎克明也是三个通宵驻厂校对,第四天一早,租好交通工具迅速运走发行。而此项工作信昌印刷厂分文未收。

不畏艰险为党从事秘密宣传、学运和接管城市工作

  从1947年初起,上海的进步书店经常受国民党特务骚扰,黄河书店被迫停业。1947年秋,上海地下学联一位负责同志找到黎克明,指出自从《群众》杂志撤退去香港出版发行之后,上海进步同学看不到《群众》杂志,对当前形势和任务不能像以前那样做出明确判断,影响了群众工作的开展。他要求黎克明利用同香港新民主出版社经理吴仲的关系,帮助解决这个难题。黎克明立即去信吴仲,不久吴仲来信告知:《群众》杂志社已答应每期免费加印1000本薄打字纸《群众》杂志交给吴仲。当时国民党特务对宣传品的检查十分严格,这1000本《群众》杂志如何安全运抵上海发行呢?

中共中央机关刊物《群众》周刊

  在上海地下学联的安排下,黎克明化名“七少爷”与在上海邮政总局任科长的唐弢(著名作家、鲁迅研究学者)取得联系,利用地下党员李家齐负责的“寄存待领”业务的便利条件,从香港发运的《群众》杂志等进步书刊只写“上海邮政总局寄存待领处收”,不用写收件人的真实姓名和地址,按邮局规定凭发货单副页对上号,就可以领走邮包。李家齐告诉黎克明,“你来领取邮包之前先在门口玻璃窗上看我办公柜台上的烟斗,如果朝天花板正放就表明安全;如果烟斗打侧则表明出了事,你就不要进门,立刻离去”。就这样,黎克明连续多次安全地领取到邮包,交给地下学联的两位负责人,留少量给原黄河书店经理陈润荣,供应进步出版界人士。直到一次去寄存待领处,发现烟斗侧放,黎克明连忙离开并立即写信通知吴仲停寄邮包。事后唐弢告诉黎克明,邮包已被国民党特务驻上海邮政总局的人员发现,并布置了特务到寄存待领处埋伏等候提货人。

上海邮政大楼(邮政博物馆)现状

  国民党特务守株待兔落空后,转而在各处搜查《群众》杂志,1948年9月在上海利群书报发行所一位职员身上发现,由此追查到原黄河书店经理陈润荣。特务们就在黄河书店布下陷阱,对来书店的人,来一个捉一个,案件不断扩大,先后被拘捕的民主进步人士达200余人,其中多人受尽酷刑甚至遇难。这就是著名的“上海利群书报案”。黄河书店一名小学徒到监狱送饭给陈润荣,带回陈写黎克明的小字条,暗示他立即离开。黎克明随即被地下党安排在苏州一间空置的宅院躲藏,等候地下交通员带他到解放区。后来才知道,一批特务半夜包围黎家,声称要捉拿所谓“中共要员”,他们来迟一步扑了空。

  1948年10月,黎克明等四位大学生在地下交通员带领下到达湖北江汉解放区,随即在天(门)汉(川)县委城工部领导下集合了20多位大学生,组成学生工作队(黎任队长),在各个县属中学,与中学生联欢,讲解放战争大好形势,动员中学生参加革命队伍。到了1949年大年初二,江汉军区城工部长蔡书彬(新中国成立后任湖北省政协副主席)亲自找黎克明谈话:“交通员带来了上海地下党对你的口头鉴定,认为你经历了严格考验,已经具备共产党员的条件,如果你自愿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我愿意做你的入党介绍人。”当黎克明表示了自愿申请后,蔡树彬立即宣布:你从今天(1949年2月3日)起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候补党员,按党章规定候补期一年。随后,蔡书彬向黎克明传达一个中央文件,大意是城工部的主要任务是为即将解放的大中城市培养大批知识分子干部参加接管工作。因此学生工作队凡在南方大中城市有亲戚可以立足的,一律南下。黎克明有一堂姐在广州任中学体育教师,可以立足,遂服从组织分配南下。蔡书彬宣布了黎克明的秘密中共党员代码,为他领了伪造的身份证件,发给他50个银元的经费,由交通员率领穿过封锁线,经粤汉铁路到达广州。

  当时的广州尚未解放,黎克明辗转香港找到中共华南分局文教组长周而复(新中国成立后任文化部副部长)。周而复告诉他,三周内广州地下党组织部会派人同你接上党的关系。二十天后,黎克明成为广州地下党组织联系的党员,经人介绍进入广州青年会少年部任义务干事。此间,黎克明接触了许多广州青年会开办的民校、小学、夜校中任课的青年教师,宣传党的政策,了解思想动态,开展迎接广州解放的准备工作。1949年10月14日广州解放后,黎克明由党组织安排到广州市教育局报到,参加接管学校工作。

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致力解放思想

  1978年4月下旬,黎克明在北京参加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召开的全国哲学讨论会。期间,正值中央党校、《光明日报》的理论研究部门讨论、修改南京大学政治系副主任胡福明起草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重要文章。黎克明恰好和胡福明同住一室。他以敏感政治嗅觉和高度理论勇气,坚定支持了胡福明等人,指出“两个凡是”违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不是马克思主义的。在文章修改的最后关键时刻,黎克明对胡福明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句话是1963年毛主席最先提出的,马克思、恩格斯的一系列论述中也是坚持实践观点的。不要怕,你如果为此坐牢,我给你送饭!”

1980年10月17日黎克明给广州民进会员做政治报告

  文章在《光明日报》发表后,在全国范围内引起强烈反响,引发了一场关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了理论准备,对于端正思想路线,纠正长期存在的个人崇拜和教条主义具有重大和深远的意义。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后,黎克明深受鼓舞,这一时期他夜以继日不知疲倦地工作,主编了作为高校教材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简要读本》,为适应改革开放的新形势,拓宽理论视野,他主编和撰写了《哲学现代化丛书》和《新时期哲学》等书。作为民进会员、市委委员和宣教委员会副主任,黎克明多次在形势报告会、宣讲会上主讲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时代理念和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会史资料记载:1980年10月17日下午,市委会举行学习全国五届人大、政协三次会议精神报告会,黎克明主讲,听讲者共500多人。1981年2月14日在市侨联礼堂举行国内形势报告会,黎克明主讲,到会的有400多人。1982年2月21日下午市委会举行报告会,黎克明作学习《政府工作报告》辅导报告,参加报告会的有会员及所联系群众300多人。1982年10月8日下午省筹委会和广州市委会在广东科学馆联合举行学习中共十二大会议文件宣讲会,黎克明主讲,参加听讲的会员及所联系群众共830多人。

  晚年的黎克明在一篇自述中曾这样说:当年我和大批革命青年一样,不为名利、不畏艰险、勇往直前的工作动力是什么?就是当时进步青年学生经常低声齐唱的那首革命歌曲“你是灯塔,照耀着黎明前的海洋。你是舵手,指引着航行的方向。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你就是核心,你就是方向”。

  (作者曾任民进广州市第十四届委员会专职副主委)

作者:周济光       责任编辑:张歌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mj.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民主促进会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主编信箱
京ICP备050263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7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