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参政议政平台 邮箱登陆

当前位置: 首页>会史纵览>会史钩沉

俞子夷:一个“种子会员”的民进情缘

发布时间:2022-05-27     来源:《开明之华——浙江民进前辈传略》

放大

缩小

  抗战胜利,人心思安,国共和谈,“双十协定”,战火后的中国,希望看到和平的曙光。1945年12月30日的上海,一批志同道合的爱国人士,在这里成立了中国民主促进会,其主要创始人马叙伦﹑王绍鏊﹑周建人﹑许广平等,或是文化界名流,或是教育界精英,或是出版界巨子、工商界名人,个个都是社会贤达。在中国革命胜利的前夜,民进和其他民主党派一起,响应中国共产党提出的“五一口号”,参加新政协,建设新中国。

  新时期党的统一战线工作方针是什么?民主党派的性质如何?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1950年3月召开的第一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明晰“民主党派在人民民主统一战线中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澄清了党内外关于民主党派存在必要性的疑虑。1951年1月召开的第二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更是将帮助民主党派发展作为中心议题。

  “民主政府已宣告成立,民进就没有必要存在”,针对会内这样一种观点,1950年4月召开的民进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明确“本会不但不应该结束,而且还要更加努力,设法从各方面来充实自己的内容,加强自己的工作”。当年11月的民进三届二中全会和1951年8月的三届三中全会,分别提出“会员发展的重心,应是文化、教育、出版、科学技术工作者”,“有计划、有重点、有步骤地在全国大中城市发展组织和建立新的分会”,并把在全国大中城市发展会员、建立组织作为重点工作推进。

  1951年4月在杭州大华饭店召开的小规模座谈会,正是在这个大背景下举行的。当时,担任浙江省人民政府副主席的民进总部常务理事周建人,受民进总部委托,在杭州开展会务工作。周建人就发展组织问题与杭州市地方党委酝酿协商,邀请省文教厅副厅长俞子夷,杭州市卫生局局长陈礼节,浙江医学院教授、省立杭州医院外科主任王历耕,省立杭州师范学校小学部主任童友三等四人座谈。当周建人讲了相关政策、动员他们入会后,俞子夷他们郑重其事地提起笔,填写了入会表,成为杭州民进以及后来的浙江民进最早的“种子会员”。

  俞子夷加入民进,绝非偶然。作为一位有声望有影响的省文教厅副厅长,俞子夷必然是重要的统战对象;作为一位久负盛名的教育家,他也是民进发展的重点苗子;而与民进中央副主席王绍鏊的亲戚关系,更直接促成了他的入会,找俞子夷就是由王绍鏊提名的,周建人和许广平是俞子夷的入会介绍人。座谈会上,俞子夷谈了对民进的直观认识:“本会是进步的而且是相当纯洁的”,袒露了入会的动机:“加入本会想学习些政治的实践,因为理论学习未经实践是靠不住的。”当天成立了民进杭州小组筹备组,俞子夷为组长,陈礼节为副组长。自此,在教育家俞子夷的身上,多了一重新角色——民主党派代表人士。此后,随着一副副担子压上肩膀,他在磨砺和探索中,成为杭州和浙江民进组织创始人和早期重要的领导者。

  1951年9月中旬,民进总部派常务理事赵朴初、候补理事张纪元到杭州,传达民进中央会议精神,协助筹建地方组织。9月23日,召开了全体会员大会,成立民进杭州市筹备委员会,俞子夷、陈礼节等七人为筹委会委员;10月11日召开的筹委会第一次会议,决定俞子夷任主任委员,陈礼节任副主任委员。

  1952年12月28日,杭州民进召开第一次会员大会,民进杭州市分会正式成立,推选俞子夷为第一届理事会主任理事,并在1954年5月的第二次会员大会上连任。1956年9月,杭州民进召开第三次会员大会,民进杭州市分会正式更名为:民进杭州市委会,俞子夷当选市委会主任委员。

  1956年8月10日,民进在北京召开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俞子夷、陈礼节、祝其乐三人被选为民进中央委员。9月5日,民进杭州市分会向民进中央报告,建议成立浙江省组织的筹备机构。9月19日,收到民进中央通知,同意建立民进浙江省筹备委员会,指定由俞子夷、陈礼节分任省筹委会正、副主任委员。

  同年12月15日,杭州湖滨路104号,古朴雅致的省政协会议室里,民进浙江省筹委会成立大会在此召开。会上,“履新”的俞子夷作报告,颇有些意气风发。他简略总结了几年来民进工作的发展,汇报了省筹委会的筹备经过,特别是重点谈了今后工作的打算:每月召开一次筹委会会议,健全工作机构;尽快向嘉、湖、金、衢等杭外地区,实现组织发展的新突破;积极发展会员,对象主要是从事文化教育工作等的知识分子,而以高等师范院校、各类中等学校和初等学校的教育工作者等为重点……俞子夷的这份报告提纲,仅仅只有四页纸,但倾注了俞子夷和省筹委会的心力,可以说这是民进浙江省级组织的“第一张发展蓝图”。透过一个个明确的工作要点,他的较真务实,他的事业追求,他的理想愿景,清晰可见。

俞子夷在1956年12月15日民进省筹委会成立大会上所作报告文稿

  俞子夷是个作风严谨、敢于负责的人,在其位就要谋其政,有其职就要担其责。他觉得,不能补充吸收新鲜血液,就没有组织的拓展,因此,他把发展会员作为要务。入会的当天,他就和陈礼节、王历耕、童友三,四位“种子会员”各推荐了四五人,作为发展对象,准备分头谈心联系,沟通动员。此后,俞子夷他们均以发展民进会员为己任,尽心竭力,奔走呼号。俞子夷与会内领导成员交心,认为会员的发展重点,要放在那些进步爱国、业务水平较高的知识分子和中小学校长、教学骨干上。他开玩笑地说,自己从教几十年,不说桃李遍地也可说是桃李满园,师生之谊应该为发展会员“做点贡献”;又担任着省教育厅领导之职,在组织发展上有着“近水楼台之便”,自告奋勇地在教育界寻觅发展对象。他仔仔细细排摸,列出了一个长长的名单,哪些是直接动员近期可以发展的,哪些是可以作为培养对象的,哪些可以先让他参加民进活动慢慢了解的,分门别类做了记号。

  节假日,俞子夷顾不上休息,坐着三轮车奔行在杭州的大街小巷,“俞老师”家访自己的弟子,“俞厅长”上门走访中小学校长、教务主任,以自己的经历,动员他们入会。当时,教育厅举办的各类培训班、业务研讨会上,俞子夷讲课之余,给自己“开了小灶”,总要与那些名单上的骨干教师聊聊天、谈谈心,把自己的认识和加入民进的初衷和盘托出,劝说他们入会。一次、两次,三顾茅庐甚至更多,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在俞子夷动员影响之下,教育界加入民进组织的人越来越多。1956年底,全省民进会员已从5年前的30名,发展到306名,其中200余名是教育界的,尤其是中小学要求进步的业务骨干。

  无论作为杭州还是浙江民进组织的领导人,俞子夷都把发展壮大组织作为重要内容,1956年新建立了杭三中、杭八中、上城二小和下城一小、二小、三小各辅导区的基层组织,市第一医院由卫生局基层支会分离出来建立了基层支会,省妇幼保健院基层支会也因机构调整为妇女保健院和儿童保健院,分别建立了单位的民进基层组织。截至1956年10月,共建立了24个基层组织。

  在俞子夷等省、市民进组织领导看来,作为共同参与建设新中国的民主党派组织,团结教育广大成员,提高思想觉悟,了解新精神,掌握新政策,是不可或缺的一环,也是亟待强化的一课,因此,学习教育活动表安排得满满当当。比如,1956年9月,民进杭州市委会举行会员大会,传达民进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精神,重点学习“长期共存、互相监督”方针和民进任务;中共八大召开后,及时学习八大主要精神和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扩大会议上“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的讲话。民进基层组织也每半个月举行一次组织生活,比如在思澄堂听取民进中央常委严景耀作参观苏联观感报告,开设妇女讲座,参观农业展览。仅1957年初春到夏初,民进省、市组织的学习活动在50次以上。

  1956年12月29日,俞子夷夫人去世。爱人离去的伤心,此前护理的艰辛,都没有影响俞子夷以自己实在的行动,支持民进组织的学习教育活动。当获知英、法、以武装侵略埃及的消息后,俞子夷发表书面谈话,抨击帝国主义的侵略阴谋,并当选1956年11月19日成立的浙江省和杭州市人民支援埃及反抗侵略委员会委员;1957年1月,俞子夷参加省政协“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学习座谈会,结合个人经历谈思想认识;1957年5月28日,浙江省各民主党派负责人发表书面谈话,一致声援台湾同胞的爱国反美斗争,俞子夷说,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决不容许帝国主义侵略者屠杀我国人民,决不容许帝国主义者在我国领土上发生暴行。

  作为一个浸淫50多年的教育实践者,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教育家,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教育厅长,俞子夷千方百计借力民进的平台,为教与学服务。在俞子夷的认识里,只有不断地通过活动,才能提高民进组织的凝聚力;而思想教育要结合业务实践,应根据党派特点开展工作。因此,省、市民进组织除积极开展各种政治学习外,还充分利用人才、智力比较集中的优势,经常性地开展业务实践活动。

  当时,一些教师对新社会的教育不甚了解,觉得前途茫然。为了尽快补上这一课,把教育转到“培养社会主义接班人”的方向上来,在俞子夷的积极倡导和具体安排下,民进省筹委会利用业余时间,举办了小学语文、算术及中学各学科教学系列讲座,召开中小教提高教学质量座谈会,组织会内的教育专家,每月3至4次为教师举行观摩教学,帮助他们转变教学理念,提高教学水平。这中间,许多课程的教学大纲,俞子夷都亲自参与制定,有的甚至亲自授课,受到了教师们的普遍欢迎。教师们喜欢听俞子夷上课,人数最多的一次,能容纳500人的大课堂还挤不下,教室门口和走廊里都坐满了人。许多教学业务骨干就是通过参加这样的活动,进一步了解民进,感受到民进组织的魅力,进而申请加入民进的。

  省教育厅举办第一期语音训练班,俞子夷多次作报告,开座谈会,叮嘱民进成员、浙江大学教授任铭善,多去训练班进行辅导,让浙江人民人人会说“官话”、普通话。宋云彬在编写农民用的乡土历史教本时,俞子夷几次三番说,“我这个历史学科外行,总要给你这个内行提点意见的”。

  1952年2月24日,俞子夷拉上俞仲武来到宋云彬住处,拿出几页纸的编写修改建议,谦逊地说:“一点管见,万望笑纳!”两人倾心交流,逐点探讨商谈,一坐就是三四个小时。1956年11月25日,杭州民进邀请小教会员和联系群众20余人,就如何联系教学实际学习小学语文教学大纲(草案)座谈,俞子夷在会上说:“学习大纲必须从实际出发。市委会准备配合教育厅布置,帮助大家解决当前语文教学中存在问题,系统地学习语文教学大纲草案做些工作”。

作者:杨帆 田峰     责任编辑:张歌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mj.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民主促进会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主编信箱
京ICP备050263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7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