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参政议政平台 邮箱登陆

当前位置: 首页>会史纵览>会史钩沉

葛志成:为民进事业发展殚精竭虑

发布时间:2022-06-13     来源:《民进名人录》第二辑

放大

缩小

  新中国成立后,马叙伦任教育部部长,葛志成任教育部办公厅副主任。民进成立以前,葛志成与马叙伦、王绍鏊、雷洁琼、周建人、林汉达等同志都有密切的交往。抗日战争时期,葛志成已经是地下党员。1950年4月民进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马叙伦当选为民进中央主席,葛志成当选为民进中央常务理事兼秘书处主任、组织委员会委员。他与马老朝夕相处,协助马老联系在京中央理事,沟通各方面的情况,研究民进在全国恢复和开展活动等问题。1951年教育部召开全国高等教育会议时,他陪同马老分别拜访了东北人民政府教育部部长车向忱、南开大学校长杨石先、天津大学教务长潘承孝、中山大学校长许崇清、广西大学校长杨东莼、青岛工学院院长金通尹等同志,商请他们加入民进。随后又由马老和陈慧介绍,葛志成专程去南京拜访江苏省副省长吴贻芳同志,也商请她加入了民进。由于上述这些同志都是知名度很高的学者,他们不仅为民进在东北三省和广西、江苏、河北、天津、广州、武汉等省市建立和发展组织创造了重要条件,且进一步扩大了民进的社会影响。当时,葛志成还协助担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副秘书长的民进中央秘书长许广平同志主持民进中央机关的日常工作。

  1952年12月,教育部划分为教育部和高等教育部,葛志成担任高等教育部办公厅副主任。建国初期,从接管旧中国的各级各类学校,到建立新中国的社会主义教育体制,以及高等学校院系调整等各种重大决策,葛志成都参与了,并且精心组织实施,成为马叙伦、杨秀峰等同志的得力助手。1953年10月到12月,他还参加了以贺龙为总团长的中国人民第三届赴朝慰问团,除了完成慰问任务,还考察了朝鲜的战时教育。

  1958年,中央统战部为了加强各民主党派的工作,与中共中央组织部、教育部和民进中央商定,调葛志成到民进中央工作,此后他历任民进中央组织部长、宣传部长、秘书长、副主席。葛志成是新政协筹备会议代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代表,第二、三、四、五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六、七、八届全国政协常委。

  1978年,民进恢复活动后,葛志成同志任民进中央领导小组成员。他率领调查组到上海、江苏、浙江、河北等省市,深入了解各地组织和会员的情况,指导和推动各地方组织健全领导班子,把恢复工作开展起来。葛老还亲自抓了协助党落实政策的工作。

  此后,经葛老与有关方面负责同志反复协商,帮助筹建的省级组织有广东、福建、湖南、湖北、江西、四川、云南、贵州、甘肃、宁夏、内蒙古、吉林、黑龙江、海南、河南等。他为了民进的建设和发展,可谓呕心沥血,废寝忘食。

  葛老长期从事民主党派工作,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他处事谨慎,考虑问题细致周到,在许多问题上能提出关键性的意见。我长期在他身边工作,他的身体力行,言传身教,使我受益匪浅。1986年我陪他出差时,他就对我讲,“民主党派工作就是做人的工作,做知识分子的工作。这就要求党派干部要有善解人意的胸襟,尊重他人的作风和虚怀若谷的品格”。他经常对我说:“做好党派工作,首先要依靠党的领导,民主党派工作离开了党的领导,将是一事无成。”他每到外地出差,第一件事,就是拜访当地的党委统战部和看望老同志,他称之为“这是我的办事规矩”。这是葛老对我的教诲,也是我耳闻目睹到他所做所为的体会。葛老常以他亲历的民进老一辈领导人的事例,深入浅出地来教育我,他曾多次讲述过周建人主席的一个观点:“提意见不是越尖锐越好,而是越科学越好,也就是说,要实事求是。”他认为周建老讲的话仍有现实指导意义。他也常给我讲叶圣陶主席遇事认真、朴实无华的小故事。在叶圣陶主席北京东四八条的家中,老叶老、小叶老(指叶至善)、葛老谈话时的情景至今仍经常浮现在我的眼前。

  葛老每当到外地出差或民进中央举行全国性的会议时,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安排时间,与各地的负责同志促膝交谈到深夜,我要不停地做记录。葛老对我要求很严格,也很爱护关心我。他很注意工作细节,我经常陪葛老上门去看望叶圣陶、雷洁琼、赵朴初、谢冰心、梅达君、柯灵、吴若安、陈慧、潘承孝、黄钰生、李霁野等民进的老同志,特别是和上海同志谈工作时,葛老反复提醒大家要讲普通话,说小王听不懂上海话。因为葛老是上海人,他们之间开始讲的都是普通话,讲来讲去又回到了上海话,我听不懂,记录就难了。不过跟葛老时间长了,慢慢大概也能猜对一些意思。葛老有时为了帮助省级组织领导班子协调关系,不厌其烦地听取不同意见,力求兼听则明,稳妥地化解矛盾,促进团结。葛老在工作中善于倾听各种不同意见。许多民进地方组织的负责同志愿意同葛老谈心、谈工作,希望得到他的分析帮助。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工作上接触面广、包容性大是葛老工作的特点。对于要求落实政策的、对工作上或家庭遇到困难的、对已经退居二线或退休的老同志和机关干部,葛老都尽可能地一一关心到,在百忙中抽出时间去看望。最使我感动的是1986年我爱人生病,葛老听说后专门来西直门我家看望,1988年我小孩出生又专门来我家看望,我不过是一个普通机关干部,葛老都能够时时挂在心上,怎能不让人感动!

  1991年11月6日,我陪葛老到福建漳州参加民进漳州市工委召开的骨干会员座谈会,葛老对会员提出了“爱党爱国、无私奉献、开拓进取、艰苦奋斗、主动求实”的五种精神。会后又去看望了童小鹏同志。1946年,童小鹏同志随同以周恩来为团长的中共代表团前往南京与国民党当局和平谈判,当时他任中央南京局办公厅副主任,葛老是上海小学教师联合进修会理事长,他们俩的交往比较深。建国后童小鹏同志曾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兼周恩来总理办公室主任、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在童老家里,两位老人谈起了下关惨案,谈到周恩来、马叙伦、邓颖超、雷洁琼,谈到了他们组织参与“六二三”反内战大游行的情况,谈到了两位老人为反内战请愿代表团秘密传递信息、暗中保护等细节。

  葛老十分重视民进的参政议政工作。他经常说,教育是兴国富民的百年大计,民进的整体优势又在教育,因此,为国家教育事业的改革和发展献计献策,是民进义不容辞的职责。在全国政协大会上,他先后代表民进中央就义务教育、师范教育、职业教育以及科普教育作了大会发言。他还主持拟写了民进《关于建议国务院尽快制定义务教育投入条例》的政协提案。所有这些建议,都受到中共中央、国务院和教育行政部门有关领导的重视。葛老缓缓走上政协大会讲台的身影,带着江南口音的朗朗讲话声音,经常浮现在我的眼前,都宛如发生在昨天。葛老非常强调要搞好调查研究。他说,民主党派要提出中肯的建议,就需要了解实情;了解实情最可靠的途径,就是调查研究。我记得1991年,葛老主持民进关于发展职业教育的调研工作,抓得非常紧、非常细。日程安排采取倒计时,时间表周密到每一阶段任务都规定出某月某日前完成。葛老不仅随时了解调研进展情况,布置新的工作,而且主持召开了最后阶段的专题研讨会,三天会期他几乎与大家朝夕相处,认真听取与会者的情况介绍,征求对调研报告的修改意见。这次调研工作是民进中央多年来比较成功的一次献计献策活动,最后形成的《民进中央关于大力发展职业技术教育的建议》受到国家教委的重视,不少建议被吸收到国务院关于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文件中。

  1993年6月民进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葛老语重心长地说:“人是要有点精神的。这是老一辈革命家对我们的教导。不论社会风气如何,在新时期,我认为,在民进内部,特别是领导层和从事组织工作的同志,要提倡一种精神。具体讲有五条:1.立会为公的精神。公为先,大局为重。个人利益服从全局利益。2.开拓创新的精神。民进工作要适应新形势需要,要服从于和服务于经济建设这个中心来发挥参政议政、民主监督的作用,这就需要开拓创新,不能墨守成规。3.人己一样的精神。对自己对别人要一样。正人必先正己。4.助人为乐的精神。助人为乐是一种高尚的思想境界。我们要爱满民进,同志之间要互相友爱。在别人危急时,要急人之急,伸出援助之手,以助人为乐。5.艰苦奋斗的精神。艰苦奋斗是优良的传统,是党的基本路线的组成部分。要反对拜金主义和挥霍浪费。不论是过去革命战争的年代,还是现在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时期,都应当提倡艰苦奋斗的精神。”这些铿锵有力的声音,反映了葛老高贵的思想品德和精神境界。他真正做到了为党为民进鞠躬尽瘁。

  葛老几十年如一日,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刻苦学习,勤奋工作,党叫干啥就干啥。葛老艰苦朴素,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我记得1992年夏天葛老让我给他彻底收拾整理屋子,葛老当时住在东四人民日报宿舍,是二十几平方米低矮不大的两间破旧房子。葛老夫妇很相信我,我几乎翻遍了葛老所有的东西,让我非常惊讶的是除了几件破旧家具和书籍资料外,像样的几件衣服都没有,家里挂着破了一个大洞的洗脸毛巾还舍不得扔。葛老仅有的一套像样的西装平时还舍不得穿,总是留着,只有出席全国政协会议或重大活动时穿。1993年葛老夫人患病做了大手术,晚上是我在医院陪护,我看到葛老在夫人面前总是乐乐呵呵地安抚鼓励,背着却偷偷流泪,葛老白天还要继续坚持工作,心里还是牵挂着民进的工作,牵挂着机关同志的生活和住房等问题。

  今天我们看到的《中国民主促进会简史(1945—1995)》(以下简称《简史》)和《民进历史图册》两本书是葛老留给我们最真实最宝贵的民进历史遗产,也是葛老最后对民进的贡献。因为这是葛老亲自走访了许多当时还健在的民进老一辈领导人,请他们回忆历史,口述历史,又查阅核实历史资料和图片所形成的。我记得1995年4月19日下午,按葛老的要求,宣传部的同志把《简史》和《民进历史图册》两本书初稿报送给了葛老,葛老准备在温州开会期间看。葛老对宣传部的同志说:“现在时间已经很紧了,要赶在10月中旬出版民进《简史》《民进历史图册》两本书。5月4日就开审稿会议。你们尽快把初稿复印件送到每位与会同志手上,请他们抽空先看一遍,准备好意见。等我回来就开会,我们一定要把两本书搞好。”

  4月20日我陪葛老飞往温州,当时的温州道路坑坑洼洼十分差,大雨中颠簸了一路,很晚我们才到了宾馆。4月21日,葛老在民进中央召开的“民进全国办学工作座谈会”上作了报告。葛老已经很累了,我劝他必须要休息了,不能再安排活动了,他还是要坚持参加下午的小组会,晚上又看了《简史》《民进历史图册》初稿。4月22日温州的气温非常高,我说天气太热了,取消上午的考察吧,他还是要坚持去参观考察几个学校,还为温州民进职业中学题了词。由于过度劳累,4月22日午睡后葛老再也没有醒来。4月28日飞机在首都机场缓缓降落,葛老的骨灰盒上覆盖着鲜红的中国共产党党旗,我捧着葛老的遗像第一个走出机舱,看到中央及中央统战部有关领导和民进的同志们失声痛哭,我们爱戴的葛老永远离开了我们。葛志成同志逝世后,李瑞环、彭真、李岚清、宋平、费孝通、孙起孟、雷洁琼、王兆国、钱伟长、钱正英、孙孚凌、朱光亚、万国权、赵朴初、董寅初、朱训等同志分别以不同方式向葛志成同志的家属表示慰问;全国政协、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中央统战部、国家教委、文化部、广播电影电视部、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等许多单位,民进全国各省市地方组织及葛志成同志生前友好都表示诚挚的悼念。

  时任中央统战部部长刘延东同志在纪念葛志成同志的文章中说:“葛志成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杰出的统战干部。是中国民主促进会杰出领导人之一。他从青年时代起就向往革命,追求真理。我为民进失去一位卓越的领导人,统一战线失去一位杰出的干部,自己失去一位工作上的良师益友而悲痛不已。他一直致力于民主党派和党的统一战线工作,为民进的发展倾注了全部精力。他坚定地走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认真贯彻党的统一战线政策和知识分子政策,团结带领广大民进会员和所联系的知识分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并深入实际,调查研究,就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中的一些重大问题提出积极的建议和意见,为促进我国经济发展、政治稳定和社会进步,为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巩固和扩大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做出了重要贡献。葛志成同志早年从事教育工作,以后虽然脱离教育岗位,但仍然情系教育,一直关心着我国的教育事业。新中国成立之初,他曾任中央人民政府教育部、高等教育部办公厅副主任,为我国教育事业的恢复和调整,为建立新的教育体系做了大量工作,付出过艰辛的劳动。在新时期,他为推动全社会落实党中央‘全党都要重视教育’‘优先发展教育’的号召,为促进‘尊师重教’‘以法治教’良好风尚的形成,不辞辛劳,大声疾呼,四处奔走。他多次深入教育第一线和‘老少边穷’地区,深入调查研究,对加快发展我国的教育事业提出了许多有远见卓识的主张和建议,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而良好的影响。葛志成同志把自己毕生的精力和心血都无私地奉献给了党的教育事业和统战工作,直到最后一息。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我们纪念葛志成同志,就是要学习他忠于党的事业,为人民利益鞠躬尽瘁的精神;学习他对事业的执着追求和对工作认真负责、一丝不苟的作风;学习他政治上襟怀坦白、光明磊落,对同志满腔热忱、平易近人,生活上艰苦朴素、廉洁奉公的品质。”

  时任民进中央主席雷洁琼在纪念葛志成同志的文章中说:“我是抗战胜利后在上海认识志成同志的。那时候,他在上海当小学校长,担任上海市小学教师联合进修会的理事长。这是上海地下党领导的第一个教师群众团体。他团结联系广大小学教师,积极投身于爱国民主运动洪流之中。当时,我与马叙伦、王绍鏊、周建人、林汉达等同志一起参加爱国民主运动,并在1945年12月创建了中国民主促进会。民进同志常与‘小教联’并肩战斗,共同向国民党反动派进行顽强的斗争。我们与志成同志就相识了。1946年1月,志成同志加入民进组织,我们见面的机会逐渐增多,建立起革命的友谊。1949年,志成同志已从苏北解放区来到北平。6月间,他作为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理事,参加了新政协筹备会议。我以民进代表的身份,参加新政协的筹备工作,我同他在北平又重逢了。

  1958年以后,志成同志从高教部调到民进中央当专职领导干部,我同他的接触多了起来,对他的人品更加了解,我们的同志友谊日益深厚。我深深感到,他确实是数十年如一日,致力于党的统战工作和民进会务,为党、为人民、为民进献出了毕生的精力,一直奋斗到生命的最后一息,不愧是民进的一位杰出的领导人。

  志成同志对党忠诚,政治立场坚定,能正确地贯彻执行党的统一战线方针政策。在工作中既能坚持原则性,也能注意灵活性,很讲究方式方法。他长期在民进中央领导岗位上,几乎跑遍全国省市组织。在各种场合,他对民进同志讲话经常强调要‘以党为师,立会为公’,自己更是以身作则。他的组织纪律性很强,遵守集体领导制度。

  我担任民进中央主席后,他经常和我交流信息,如实反映情况,虚心听取意见。平时我们机关开会时,同志之间看问题难免有不一致之处,有时还引起争论。志成同志则是耐心地听取各种不同意见,经过熟虑才提出自己的看法。他勤于思考,善于分析,碰到会上不能达成一致意见时,就在会后运用谈心方式化解矛盾,取得共识。他是善于团结同志、协调关系的,谨言慎行,足智多谋,遇事三思而行。他有丰富的从事党派工作的经验。

  志成同志仁善慈穆,对民进老一辈十分尊重关心。每到外地,他总是去看望一些退下来的地方老同志,嘘寒问暖,敬老尊贤。为解决某些老会员的住房、看病、装电话这类问题,他亲自到有关部门催促落实,为他们排忧解难。对机关干部,也是热心培养,爱护备至。他知人善任,既放手使用,又严格要求,勉励大家要加强政治学习,熟悉党派业务,搞好团结协作。所以他深受干部和会员的爱戴和敬仰。

  志成同志数十年来一直热爱和关心我国的教育事业,为促进全社会形成尊师重教的良好风尚,他不遗余力。他研究教育理论,参加教育实践。他一贯主张民进是以教育、文化、出版界为重点的参政党,要充分发挥这个优势。党中央提出把教育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的决策以后,他认为民进要为落实中央决策而大声疾呼。他深入实际,调查研究,考察教育,搜集材料。每逢教师节,他都要到山区远郊慰问教师,并组织民进会员中的优秀教师暑期到北京参观学习,同他们一起座谈。他还到北京少管所看望失足青少年,鼓励他们重新做人。他对贯彻义务教育、制订教育法规、加强农村教育、发展职业教育、提高教师地位、稳定师资队伍等,提出了一系列具有远见卓识的倡议。在历次全国政协大会上,他代表民进,尽力为振兴教育事业呼吁,在社会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就在他猝然去世的那天上午,他还在温州视察三个职业教育学校,这都充分体现了他对教育事业的耿耿丹心。”

  在今年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纪念民进成立76周年之际(编者注:本文写作于2021年),重温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和民进的历史,纪念已故去的民进老同志具有十分的重要意义。葛老是我加入民进的入会介绍人,也是我非常敬仰和怀念的一位慈祥老人。我在民进中央工作的30多年里,由于担任葛老秘书和长期在民进中央组织部工作的关系,对民进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民进老一辈领导人的音容笑貌、大家风范、朴实作风、和蔼可亲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

  (作者系民进中央原副秘书长、组织部长,葛志成同志秘书,第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

作者:王建国     责任编辑:张歌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mj.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民主促进会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主编信箱
京ICP备050263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7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