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参政议政平台 邮箱登陆

当前位置: 首页>会史纵览>名人轶事

冰心与《关于女人》

发布时间:2020-12-07     来源:

放大

缩小

  上世纪八十年代伊始,冰心著《关于女人》再版,为我国“走进新时代”全民读书活动起到一个“推波助澜”的积极作用。当年,百废待兴,万物复苏,“全民读书”已成为国人学习和掌握知识的精神支柱,作家冰心无疑成为万众读者瞩目的“女神”。冰心在“《关于女人》三版自序”中风趣地写道:“《关于女人》的出版后记和再版自序,说的都是实话,不过那都是用‘男士’的口吻和身份写的,如今这‘三版自序’,我就只好‘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关于女人》从1943年初版“销路极畅”,到1945年由“开明书店”再版,至1980年自述“我对这本书有点偏爱,没事就翻来看看,不但是要和书中的我所喜爱的人物晤面——”,第三版发行,都受到了广大读者和文学爱好者的青睐和欢迎,并赢得了人们对这位文学大师的敬仰和尊重。

  《关于女人》与其说是“男人”叙述女人的故事,倒不如说比现实中的男人写女人更有人情趣味儿。初版“后记”中这样写道:“写了14个女人的事,连带着也呈露了我的一生,我这一生只是一片淡薄的云,烘托着这一天的晶莹的月。”冰心性情率真,诚心可鉴,以生活中最熟悉的人物原型为基准,道出了纷乱年间在夹缝中生存的女人的劳苦和不幸,写出了现代女性向往光明、追求新生的美丽与隽永人生。“在上帝所赋予的爱里,她们是一样的不自私,一样的忍耐,一样的温柔,也一样的奋不顾身的勇敢。”《关于女人》时代特色鲜明,人物情感丰润,篇篇亮光闪闪,章章鲜活灵动,实为五四运动以来新文化写作的一缕新雅之风,给予人们积极的影响。

  以男性口吻写女人的作品有之,但写寻常生活、寻常日子、寻常女性的文章不多见。《关于女人》充满了发现生活之美的细腻与精致,其中不乏对“中华儿女精神”的赞美,如“我的母亲”“我的教师”“我的奶娘”。作家以女性特有的一种敏智和视角,全方位揭示了乡村阡陌里和市井繁华中女性生活的平凡点滴,疾苦百姓与知识女性的命运的相互交织,跌宕起伏于难以驾驭的“平铺直叙”的文字之中。诙谐幽默、切中时弊的关于男人的话题如“我最尊敬体贴她们”和“我的择偶条件”,写的是未婚男人的故事。主人公列举的“二十五个择偶条件”作为“娶太太”的标准,看似无稽,实则情之常理。其生活百态、家长里短、儿女情长、百无聊赖“斤斤于小节”及啼笑皆非式的自我“陶醉”,无不组成了岁月浮沉背景下的“小人物”大生活的真实写照。掩卷遐思,我颇为挑剔到骨子里的“我最尊敬体贴她们”的“二十六个择偶条件”之“只要是一个女人就行”的悲哀与无奈感到难堪和嗤之以鼻。我曾经就此与他人作为谈资笑料阐述过自己的观点和“门当户对”之论,也与那些不谙世事和好高骛远的同龄人共叙前景未来。而更多的是从心里说服风华年少的我要充满对知识的渴望和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关于女人》中的文章题目,多第一人称“我”字开头,其内容亦多为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我”身边的人和“我”熟悉的故事。作者的文字妙笔生花,直抒胸臆,晶莹珠玑般绽放出一束束聪慧善良的女性辉光,让“忍得住痛耐得住苦的妇女”在她的笔下化为一道道多姿多彩的生活(城市的乡村的)风景。冰心曾经在一篇文章中说过:“爱在左,(同)情在右,(走)在生命(路)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花香弥漫,使得穿花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痛苦,有泪可挥,不觉悲凉。”毋庸置疑,《关于女人》给予读者的力量是无穷尽的,浩瀚无垠的天地里,思想可以任意展开丰富的扩张力和想象的翅膀,为我们安然相处的这个时代打开一扇扇清新之窗,共同迎接着一轮明丽的太阳。

  冰心笔下的散文(小说)独树一帜,不仅经典唯美,抒情温婉,文笔语言自然流畅,可与古今中外诸多名家名篇相媲美,无怪乎她的一些作品被称为“中国现代散文创作的源头。”《关于女人》创作于山城重庆,叙述的女性人物无论是养尊处优的大家闺秀还是勤持事务的小家碧玉,无一不栩栩如生,性格迥异。冰心这样评介和诠释她笔下的女人:“她只是和我们一样的,有感情有理性的动物。不过她感觉得更锐敏,反映得更迅速,表现的也更活跃。因此,她比男人多些颜色,也多些声音。在各种性格上,她也容易走向极端。她比我们更温柔,也更勇敢;更活波,也更深沉;更细腻,也更尖刻……”。读罢“我的房东”“我的学生”之《关于女人》的诸多篇章,我对不同出身、不同国度、不同职业、不同年龄的生活女性有了更深刻的沉思和感悟。

  著名作家、教育家、出版家、社会活动家叶圣陶看过《关于女人》之后说道:“冰心女士的作风改变了,她已经舍弃她的柔细清丽,转向着苍劲朴茂。”冰心后期的作品亦证实了这一点,文笔朴实,炉火纯青,毫无雕琢,自然天成,达到了爱心境界的精神高峰,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共鸣。

  《关于女人》让我领略了冰心的文采魅力,了解了她写自民间普通百姓的人物风情。我仰慕和崇拜冰心老人已久,但真正“认识”老人是在我二十年后加入民进开始的。冰心是民进组织的前辈领导人,是卓越的社会妇女界精英。她生于1900年,毕生致力于文学事业和为爱心写作,是现代与当代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诗人、翻译家和散文家。冰心1999年在北京逝世,师者风范百年,当之无愧于世纪老人。关于冰心的文学成就,社会与文学界多有关注。2017年由相关部门对当代大学生文学阅读的调查排名中,她被列为现代文学大师前十名第六位,足见人们对其文学成就的认同和赞赏;该年度又被社会和文学界同仁一并定为“冰心年”。冰心老人的博爱之心和高尚人格,奠定了其在新中国文学史上无可替代的历史地位,“她为中国新文学竖起了一个里程碑,同时,也将“冰心”二字写在了里程碑上。”

  1992年,冰心在晚辈们给她制作的92岁华诞贺卡上,写下了“有了爱就有了一切”的亲笔题字,为她的人间大美阐述了博爱精神的生命绝唱。“有了爱就有了一切”如同一面镜子,折射出世界大同的“真善美”。正如《关于女人》“后记”中所说:“世界上若没有女人,这世界至少要失去十分之五的‘真’、十分之六的‘善’、十分之七的‘美’。”

  2020年,冰心120岁诞辰;2020年,冰心逝世20周年。这一年,注定极不平凡——冰心大美,美不平凡。

  (注:本文为民进山东省委会纪念冰心诞辰120周年征文活动推荐文章,作者为济南民进会员)

作者:李和平     责任编辑:吴宏英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mj.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民主促进会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主编信箱
京ICP备050263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7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