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参政议政平台 邮箱登陆

当前位置: 首页>会史纵览>名人轶事

叶圣陶公公体察入微

发布时间:2021-11-22     来源:

放大

缩小

  1977年5月,叶圣陶公公与长媳夏满子、孙媳姚兀真一行从北京来无锡、苏州参观、访问。我老师叶至诚从南京来无锡,与我一起负责为叶老一行打前站,每天与参观点联络。我有幸跟随叶老,朝夕相处七天时间。

  到无锡免不了要去鼋头渚。叶老常州的小朋友李谊文带着八岁的儿子同游。小孩好动,地上拾了几片树叶,叶老问我是什么树的叶子。我说:“枫。”他问:“都是枫吗?”我说都是。他叫我数叶瓣。我数,一叶五瓣,一叶七瓣。叶老告诉我:“五瓣为枫;七瓣名槭。一样吗?”啊!我还第一回听说。

  到锡惠公园,我们是陪他挤公共汽车去的。10路汽车非常拥挤,车上有个青年妇女为叶老让座。叶老坚决不坐。硬是拉着椅座上的铁梗,摇摇晃晃站到目的地。下车我问他:“青年妇女让坐,你为何不坐?”他说:“你高度近视,没看出来。她虽然年轻,是个孕妇。”

  到苏州光福,叶老看了清、奇、古、怪四棵古柏,游了香雪海。之后,作《邓尉四古柏》诗两首:

  欣看四柏如前度,荣茂若将历万春。

  拓地移墙瞻眺畅,除虫摘子护持勤。

  放逸二评出定公,传神得要我从同。

  只嫌体物微疏略,未辨殊形柏与松。

  叶老对当时吴县有关方面保护古迹,使更多人能更好欣赏它们所采取的措施,非常赞赏;对老工人采用“除虫摘子”等保护古树的具体办法,非常赞同。叶老肯定了前人龚定庵对四棵古木形态神韵的评述;指出了他将邓尉四柏说成四松的错误。告诫我们对物体的识别必须体察入微,不能疏略马虎。

  这是一首富有哲理的诗篇。我们可以从中进一步认识叶老:他是怎么观察这个世界的。

  在苏州网师园。我老师叶至诚陪夏满子伯母、姚兀真嫂子去花园,叶公公要我陪他走几个大厅。走到一条短廊,叶老坐在矮窗台上,要我读壁上的碑文。我眼睛近视,漏念了一个字。叶公公马上听出来了。他对碑上的字好像了如指掌。他对我说:“你是搞戏剧创作的,艺术的高下优劣,有时就相差那么一点点。”他还说了演员的唱,装饰音多一点、少一点,都不行,要恰到好处。掌握了艺术分寸,才能出艺术作品。我认真地点了点头,对他说:“叶老,我记住了。”

  在北京,我陪他在首都剧场看了苏叔阳写的、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的话剧《丹心谱》。这出反映周恩来总理与人民群众血肉相连的戏,深深打动了叶老。他看戏时戴着耳机,但每一句都用心在听。没多几日,戏剧报上就发表了他的文章:“《丹心谱》的台词写得好”。

  我亲眼看到:眼睛不好的叶老,能分清枫、槭、松、柏;青年妇女有孕。耳朵不好的叶老,能听出我漏念了一个字,带着耳机能听清、记住剧中的台词,及时用放大镜照着、在极强的灯光下,写出了评论。我觉得他是用心在体察周围的一切。

  体察入微,极端认真,是叶圣陶公公的治学态度。因此,他能成为一代宗师。他的治学态度,是永远值得我们学习的。

  注:作者薛明系叶至善学生、民进会员。

  

作者:薛 明     责任编辑:张歌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mj.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民主促进会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主编信箱
京ICP备050263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7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