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参政议政平台 邮箱登陆

当前位置: 首页>会史纵览>名人轶事

语文课本上的这两个字,原来是他题写的!

发布时间:2022-03-28     来源:搜狐网

放大

缩小

  看到这个封面,有没有一股儿时读书的氛围袭来?

  那熟悉的印墨香气,不禁让人回忆起多年前的读书时代,每次发新书时的期盼、喜悦、激动,无数感情难以言表。那时总迫不及待地包书皮、写名字,却从不曾注意那封面上的“语文”二字,现在想来它可谓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今天我们就来说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语文课本。

  封面上的“语文”二字为著名教育家叶圣陶所题,这位有着“优秀的语言艺术家”之称的学者,终身致力于出版及语文的教学。

  他与“语文”之间的“情感纠葛”,可谓影响深远……

  19世纪末叶,叶圣陶出生于江南古镇——苏州甪直(lù zhí),浓郁的江南人文气息成为一种隐形的文化动能,支撑着他一生对书法的不尽热爱。与此同时,作为现代教育模式转轨前的一代,叶圣陶接受的旧式教育中,书法既是旧式教育的本体内容,也是必由路径。

镜芯 纸本

  因此,江南书法文化和旧式教育共同作用,使得叶圣陶一生钟爱书法文化,留下了形式各异的书法作品,也为书法传播与教育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他提出“语文”一称,并为语文课本题字!

  1905年,清政府废除科举制度,全国开始开办新学堂。当时的课程以至教材,都从西方引进,内容仍是文言文,称为“国文”。五四运动后,提倡白话文,小学将国文改称为“国语”。

  20世纪30年代后期,叶圣陶、夏丏尊二人提出“语文”概念,并尝试编写新的语文教材,因日本侵略中国而被迫中止。

  1949年6月,当时华北人民政府教育部教科书编审委员会着手研究通用教材,叶圣陶再次提出将“国语”和“国文”合二为一,改称“语文”。这一建议被采纳后随即推向全国,从此,“语文”成为中小学母语课程通用名称。

  不仅如此,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语文”课本上的题字也是叶圣陶先生题写的,现在很多“语文”教材仍沿用叶老的题字。

  提倡书法与教育为一体,作为必须传授的课程!

  叶圣陶曾做过小学、中学、大学各个层次的教育工作,直至国家教育部副部长;他也曾供职于商务印书馆、开明书店,以及《小说月报》《开明少年》等期刊,做过多年的编辑,及至国家新闻出版署副署长;在失业苦闷的日子里,他开始了文学创作,以《潘先生在难中》《倪焕之》《稻草人》等诸多文学名篇传世,是文学史中绕不过去的著名作家。

楷书七言律诗 镜心 水墨纸本

  教师、编辑、作家,这些经历都无法与其所经受的书法文化熏陶割裂开来。中国传统教育离不开书法;期刊杂志的版式设计、手稿阅读隐含着编辑家对书法文化的接受与运用;文学创作中,留下了不计其数的堪称“第三文本”的书法手稿。应该说,叶圣陶与中国现代书法文化具有颇富思考的价值与意义。

楷书 65cm×40cm

  书法教育是中国文化传承的重要渠道,中国古代书法研修与教育是一体的,也可以说,书法研修是中国传统教育的本体构成之一。

楷书杨柳枝词 立轴 纸本

  对于1912年开始任职小学教员的叶圣陶而言,在其教育生涯中,书法显然是必须要传授的课程。在文化与思想的激荡中,叶圣陶以一管细软的毛笔开始了中小学语文教育先锋性变革的征途。在叶圣陶从事的教育与思想变革中,书法承担了一种隐性的文化动力。

  尊重古典文化,注重书法研习!

  中国书法不只是“非再现性”,更是一种“模式化”为起点的艺术。“临摹”即是“模式化”的过程,由楷书到行书的研习,对王羲之、“颜欧柳赵”、“苏黄米蔡”等大师的临摹是书法传承修研的主要渠道,这一传承方式中包含着对传统的尊敬。叶圣陶也不例外,在其书法创作中,有对传统的中规中矩的临摹接受,体现出鲜明的古典传统资源。


楷书横幅 赵俪生私人藏

  目前所见叶圣陶所留书法墨迹,以楷、行、篆三体居多。三体中,楷书、行书是书法研习的必由之路,也是文人书家最易上手的书体。篆书属于高古一路,既要耐心、恒心,也需要一种对古典书法及其文化传统的敬仰,一般书家相对来说较为疏远。这显示了叶圣陶的古典文化修养及其书法风格上的自成趣味,或许与其年轻时对篆刻的喜好有着内在的关联。


叶圣陶为商务印书馆建馆八十周年题词

  及至晚年,叶圣陶对自己最满意的书体还是篆书,其楷书中也隐约可见篆书的笔意,堪称一种融合中的创新。叶圣陶书法作品形式多样,除常见文学手稿、往来手札外,有对联、扇面、立轴等多种形式。书写内容则大不相同,以自撰诗词为多。艺术形式上的丰富与内容上的多样,反映了作为教育家、编辑家、文学家的叶圣陶在书法艺术上的成熟,以及书法家身份的可能。

  钟情于书法篆刻,体验独特的创作趣味!


翰墨缘 镜框 水墨纸本

  除常见书法墨迹外,叶圣陶的日记显示,他也钟情于书法篆刻。年轻时,他常为朋友篆刻各种文字,深受大家好评和钟爱。不过,与西南联大时期开始“挂牌制印”的闻一多不同,成年后,叶圣陶逐渐疏远了篆刻。


篆书轴 赵俪生私人藏

  晚年看到朋友收藏其早年印章篆刻时,他也由衷地高兴。作为书法文化中的重要艺术门类,篆刻对书法创作起着积极的影响,这也表明叶圣陶对篆书的喜爱与其篆刻有着某种关联。可以说,篆刻提高了叶圣陶笔墨之间对线条的独特敏感度,形成了叶圣陶书法创作的独特趣味。

  喜爱弘一法师书法,以精神交流致敬!

  叶圣陶由衷地喜爱弘一法师的书法墨迹,其与张人希的交往也源于张曾在厦门入弘一法师门下研习书艺。自1927年叶圣陶与弘一法师见面,到1977年结识张人希,相距半个世纪,叶圣陶始终难以忘怀弘一法师的书法。其晚年与张人希持续不断的书信往来,始终以书法、篆刻为核心话题,实际是叶圣陶以一种默默而赤诚的精神交流向弘一法师致敬。


行书《心经》

  在《弘一法师的书法》中,叶圣陶对弘一法师书法做了独到的评点:“就全幅看,好比一个温良谦恭的君子人。不亢不卑,和颜悦色,在那里从容论道。就一个字看,疏处不嫌其疏,密处不嫌其密,只觉得每一笔都落在最适当的位置上,移动一丝一毫不得。再就一笔一画看,无不使人起充实之感,立体之感,有时候有点儿像小孩子所写那样天真。但是一面是原始的,一面是成熟的,那分别显然可见。总结以上的话,就是所谓蕴藉,毫不矜才使气。功夫在笔墨之外,所以越看越有味。”

  1988年2月16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4岁。叶老在品格和事业上的言传身教,永远是后来者的楷模。

  叶圣陶更多书法欣赏

  叶圣陶的书法气象端严,“拙厚、纯朴、磊落、大方、工稳、谨严,这既是他的人格品范,亦是他的笔墨旨归。

作者:     责任编辑:张歌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mj.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民主促进会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主编信箱
京ICP备050263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7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