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参政议政平台 邮箱登陆

当前位置: 首页>会史纵览>名人轶事

赵朴初与民进会员张孝权的世纪情谊

发布时间:2022-04-07     来源:团结报

放大

缩小

  

1991年8月,赵朴初赴香港出席山西佛教彩塑摄影展时与张孝权合影

  2000年5月下旬,位于北京市西城区的南小栓胡同一号,一座普通的四合院里,满篱笆的金银花芬芳四溢,墙角的一棵石榴树花开火红。而院子的主人——赵朴初再也无法欣赏这些美景。四合院里哀乐低回,气氛肃穆凝重。在熙攘的凭吊人群中,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颤颤巍巍地在来宾簿上写下“香港 张文达”。他饱含着泪水,跪倒在赵朴初灵位前。张文达是何人,他与赵朴初有着怎样的关系呢?

  贵:最难风雨是故人

  张文达原名张孝权,湖南长沙人,1921年生,毕业于中央政治学校,1945年进入新闻界。1950年后转入救济总会等单位。1980年赴香港定居,他以张文达及林洵为笔名,为各大报章撰稿,并担任《新报》社长顾问、《海天》副刊主编,在港澳新闻界颇具影响。

  赵朴初与张孝权相识于1945年。其时,赵朴初已是著名的佛学家和慈善家,而张孝权尽管是新闻界的新兵但亦系出名门。张孝权的祖父张百熙是中国近代大学教育开创者,创办京师大学堂,门生遍布天下。托祖荫所庇,张孝权在上海可谓春风八面,而赵朴初和张孝权工作交集,则是上海解放之后的事。新中国成立之初,赵朴初任华东区生产救灾委员会主任委员,张孝权任办公室主任。张孝权年轻有活力,才思敏捷,豁达幽默,曾经的记者职业素养练就了他极强的沟通能力,成为赵朴初不可或缺的得力助手。而后赵朴初负责组建上海市民进组织,遂将张孝权吸纳为民进会员继续共事。赵朴初温文尔雅、德才兼备、一丝不苟、大公无私的秉性为张孝权深深折服,尽管两人一起工作才短短三年,但赵朴初对张孝权知赏信任,张孝权对赵朴初亦有特殊的尊崇和知遇之感,这份友谊一直持续了半个世纪。

  20世纪60年代,中国文坛上出现关于《兰亭序》作者的真伪之争。当时国内文坛有人撰文称《兰亭序》非王羲之所作,此论引起南北哗然。沪上书法家沈尹默闻之大怒,写诗撰文加以批驳。沈尹默托张孝权将诗文转交给赵朴初。赵朴初读后感触颇深,作诗答谢沈尹默,“好凭一勺味汪洋,剖析精微论二王。运腕不违辩证法,凝神自是养生方。功深化境人书老,花盛东风日月长。一卷感公相授意,岂徒墨海作津梁。”赵朴初不仅支持沈尹默的论点,而且高度赞扬沈尹默的书法成就。沈尹默十分感动,尽管此时他的眼睛高度近视,仍执笔手书一幅书法作品托张孝权交赵朴初。赵朴初十分高兴,又作《菩萨蛮》:“先生事理能无碍,力扛九鼎饶姿态。章草写毛诗,横天笔一枝。骊珠辛苦得,不惜倾腔说。行止本同时,凡禽未许知。”赵朴初要张孝权在沪将沈尹默书法装裱好,这给张孝权出了个难题,此时上海从事装裱的人甚少,他们或是退休或是转行。辗转托人,张孝权终于觅到一位老师傅才完成任务。

  赵朴初的书法作品是世人争相收藏的墨宝。举凡张孝权有托,他总是有求必应。1991年张孝权来信称,王丹凤的丈夫柳和清定居香港,在其寓所附近开设一素食馆,柳想请赵朴初题“功德林 上海素食”几个字。一般来说,赵朴初轻易不为商业题字,但因是张孝权所托,他不仅满足其要求,而且亲笔函复并用航空邮寄。时隔不久,张孝权又来信求字两幅,一给香港前任地政公务司陈乃强,陈是工程师,时为港事顾问和香港前高级公务员协会主席;另一是前三联书店副主编潘耀明。此外,又拟请为自己写“梅花庄”三字,说“梅花庄”是其长沙北门外故居,想制一小匾留作纪念。赵朴初一一满足了他的要求。

  《信报》是香港颇有地位的一家报纸,其主任为林木山、骆友梅伉俪。张孝权为《信报》撰稿十年余,为答酬二人的知遇,张孝权特修书乞求赵朴初书法一幅。接书后,赵朴初立即手书书法两幅并函复寄出。

  奇:律诗存在“银行”里

  赵朴初也是著名的作家、诗人。20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信息不通,赵朴初的作品通过传抄的方式传播。

  1977年周总理逝世周年,张孝权走在回家路上,经过上海第二中学时,他看到对面墙壁上,上海画院抄录了赵朴初的近作《金缕曲——总理逝世周年感赋》,用白报纸画了红色框框和横线,每一面墙壁写一句,观看者人山人海。张孝权看得很激动,回到家后立即将这一令人激动的场景写信告诉赵朴初。

  实际上,赵朴初每有新作,常寄予张孝权、陈邦炎两人共收。陈邦炎是赵朴初内弟,对古诗词研究颇深。张、陈曾共事于民进上海市委会,后一同下放奉贤滨海劳动,可谓难兄难弟。赵朴初曾在一封信中戏言:“今后为诗,当多抄寄两公,譬如款存银行,不虞遗失耳。”一次来信,赵朴初在信后又另附两纸云:“昨函书就未发,今又存一首于贵银行。”张孝权也爱好诗词,每有新作,总要寄往赵朴初乞予斧正。1976年,张孝权得知香港《文汇报》刊登了赵朴初悼念毛主席诗词《永难忘》,当即写信给陈凡,请其寄一份《文汇报》来,转寄赵朴初存档。陈凡是香港《艺林》创办人兼《艺林丛录》的主编,张孝权因杨东纯介绍与陈凡相识,张孝权与陈凡性情相投,《艺林》所载上海方面的大量稿件都由其经办。

  赵朴初将诗词作品存在“银行”里,事实证明不啻为一项明智之举。赵朴初学养深厚,才思敏捷,兴到笔随,下笔成篇。其一生创作的大量作品散遗各处。如果没有这些备份,也就没有后来洋洋大观的《赵朴初韵文集》,这部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集赵朴初一生心血作品集就是由陈邦炎完成编辑的。

  张孝权晚年曾写信给赵朴初谈大陆传统国学面临失传局面,令人担忧。他说自己小时候读私塾,启蒙是唐诗宋词,因而熟记很多诗词。而自己的一对儿女,对诗词毫无兴趣。信末张孝权感慨说,看来我的子孙和文学无缘了。读罢来信,赵朴初深有同感,为此,他特地组织联名在政协会上提案建立幼儿古典诗词学校。

  珍:一枝一叶总有情

  20世纪50至70年代,物资匮乏。每逢节假日,张孝权不时会收到来自南小栓胡同的山楂糕、皮蛋、竹笋、干菜。除了食物,还有年历片或挂历。在当时,这些印刷精美的年历片和挂历是很难得到的稀罕物。

  来而有往。某日张孝权看到街上有“万年青”苏打饼干出售,想到赵朴初常年吃素容易饥饿,想买点带去北京,结果排了一小时的队,可快到他跟前时却售完了。他只得辗转在益民三厂门市部买到一斤多点的甜碎饼干,用塑料袋封好,托人捎去。1977年元旦,上海市向市民发放肉票,每人每月2元,国庆节元旦增加1元,张孝权写信给赵朴初报告这一情况并关心北京政策如何?又嘱咐赵朴初素食肉虽可无,但牛奶绝不可少。

  1976年唐山大地震,地震强波祸及北京,京沪线交通断绝。上海传说纷纭,张孝权得知消息后非常焦急,忙去思南路打长途电话到南小栓胡同赵朴初家中询问情况,但上海邮局人头攒动挤不上前,只得寄出航空信问讯。当晚邮递员送来电报,拆开前张孝权吓得心惊肉跳,待看到是“平安”二字时,久悬的心才得以放下。原来赵朴初怕他着急而电报平安。

  张孝权去香港后,每逢元旦赵朴初不忘托人捎去挂历。在得知张孝权撰稿辛劳体质虚弱时,赵朴初专门致电香港宏勋法师代送去牛黄清心丸四盒,让张孝权感激不已。1991年的端午节,赵朴初特意寄张孝权两箱小粽子。张孝权觉得不应专享这份厚礼,他将粽子分送给香港名校华仁小学师生,让华仁师生感受到来自祖国大陆的这位尊者的浓浓之情。张孝权并给自己心爱的小孙子取了个小名叫“小粽子”。

  远在香港有时久不得赵朴初消息,张孝权总是挂念。每从报端看到赵朴初奔走各地的照片,精神不错,张孝权又稍释远怀。赵朴初晚年耳聋失听,张孝权特地购买国外最好的助听器捎去。赵朴初工作喜欢用圆珠笔,尤其喜爱张孝权送去的进口圆珠笔,书写流畅质量又好。1995年,张孝权作为团长,率领“香港文化界访问团”应邀去河北采访,路过北京时前往南小栓胡同拜访,一次带上100支赵朴初喜欢的笔及发乳送给他。虽是匆匆一晤,当看到赵朴初健康如恒,张孝权不胜欣喜。赵朴初回赠了张孝权手表、西洋参等物。自是,每当手头笔芯用完,赵朴初就会写张小条给秘书,“张文达送的笔拿几枝过来”。

  雅:书香一路伴红尘

  张孝权嗜书如命,尤爱收藏书籍。某次,张孝权托朋友购买了一本《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重大战役》,如获至宝。陈邦炎向他借阅又不小心被葡萄酒弄脏了书,张孝权大为痛心连连责备,弄得陈邦炎十分尴尬。恰巧此时陈邦织为陈邦炎代购买了一本,陈邦炎为了补过就将新旧两本同时给了张孝权,张孝权这才转嗔为笑。张孝权曾自述一脚踏进香港后第一件事是一头扎进书店。某次他得知有一本书叫《西方的没落》译本,他连忙写信至南小栓胡同,请陈邦织为他寻购,辗转多个书店才购得。

  20世纪90年代初柏杨的《白话资治通鉴》在港台风靡,赵朴初想购一套,就委托张孝权代劳。该书洋洋大观,陆续出版61期,张孝权全部配齐后托人分批带往北京,后来每有新出,总在第一时间寄上。

  每次临港,赵朴初总要和张孝权一晤,或是函召前来或是亲赴府邸。赵朴初戏称张孝权有“如舟之屋,如山之书桌”。1996年,台湾出版了张孝权的作品《纵笔》。书成后,张孝权即寄给赵朴初,赵朴初细细阅读,将书中错字、标点、疑误,一一用红笔订正或标出。张孝权还是赵朴初的义务信息员,香港的各大报刊登载的新闻、评论,国际国内的,只要觉得有价值,张孝权都会细心地裁剪下来寄给赵朴初。1994年7月,赵朴初曾作诗《题香港寄来简报》,“周公身后流言起,妄想攀髯得上天。谣诼安能伤日月,威光燄燄照河山”。这份香港简报即寄自张孝权。

  趣:猫咪来把碗儿清

  张孝权有着一股散漫性格,无拘无束、自由奔放。20世纪50年初,赵朴初赴北京主持中国佛教协会工作,因欣赏张孝权才华邀请他一起北上。其时,恰逢华东局撤销,和赵朴初一同赴京无疑有一个更好的前程,但张孝权婉拒了,他更留恋的是在上海自由自在的生活。

  1979年,赵朴初夫妇赴上海度假,专门赴张孝权处叙旧。赵朴初一进门就打趣说,孝权啊,今天就在你家午饭。不过你别拿那猫咪添过的碗招待客人。在座一拨人不禁哈哈大笑。原来,这里面有个故事。

  “文革”时期,张孝权先是和陈邦炎一起下放到奉贤海滨农村,后又回到上海转为工人,每天敲煤渣砖。张孝权也不以为苦,倒觉得在工厂远较机关时清闲。每日下班后与陈邦炎夫妇谈天说地,在家则与小猫为伴,颇得其乐。某日,张孝权家保姆返乡,他要自己烧饭,这对他可是苦不堪言,于是便奔往陈邦炎处取经。张孝权虽不善于烧饭,却思得一洗碗妙法,即请自家小猫将碗中油腻舔得干干净净,再拿往自来水龙头下一冲,光洁如新。每日如法炮制,果然省事。张孝权将这件事写信告诉了赵朴初,这就是猫咪舔碗的来历。

  饭后,赵朴初邀请张孝权同游扬州,那是张孝权少年读书的地方,张孝权欣然前往。考虑张孝权经济拮据,赵朴初为他代付了往返车票等开支。

  此行次年的5月底,张孝权跨过深圳罗湖口岸抵达香港。居港后,身为自由撰稿人的张孝权,约稿不断。张孝权每有一得,总是函告或电告赵朴初,故1990年赵朴初莅港赞他,“三十六年多少事,喜君才调更翩翩。”

  在张孝权面前,赵朴初也坦露率真。一日,87岁的赵朴初函寄张孝权诗一首,题为《庭前散步忽倾跌未伤》,“訇然震屋玉山倒,奋身起看满天霞。不踬于山不于垤,老夫九十杖于家”,诗文谐趣,形象生动。

  (作者单位:赵朴初文化公园管理处)

作者:胡文飞     责任编辑:刘晓斯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mj.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民主促进会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主编信箱
京ICP备050263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7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