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参政议政平台 邮箱登陆

当前位置: 首页>会史纵览>名人轶事

叶圣陶:速写

发布时间:2022-05-27     来源:《未厌居习作》

放大

缩小

  密雨初收,海面漫着白色的雾气。时间是傍晚了。那些海岛化为淡淡的几搭影子。

  十几条帆船系缆在石埠上,因波浪的激荡,时而贴近石埠,时而离得远些。客人的行李包裹都已放入船舱。船夫相对说笑,声音消散在苍茫之中;有几个在船梢睡觉,十分酣畅,仿佛全忘了等一会儿将有一番尽力挣扎的工作。

  客人怀着游览以后的快感与不满或者朝过了圣地的虔敬的欢喜在石埠上等待,不免时回头望那题着“南海圣境”的牌坊。牌坊可真恶俗,像上海、杭州大银楼的门面。

  风紧,穿着单衫,颇有寒意。

  “来了!”不知谁这样一声喊,石埠上与帆船上的人顿时动乱起来。我直望,白茫茫而外无所见。

  在船舷与岸石击撞声中我们登了预定的帆船。站稳,手扶着夹持桅杆的木板。船夫匆忙地解缆,把舵,摇橹。那普陀的门户便向东旋转了。回看其他的船,有大半行在我们前头,相距十来丈远。

  记起几年前的一个寒夜从江阴渡江,张着帆,风从侧面来,背风的一面船舷几乎没入水;渡客齐靠在受风的一面,两脚用力踏着舱板,仿佛觉得立刻会一脱脚横倒下来似的。两相比较,眼前这一点颠荡算不得什么了。

  望见星儿般的几点光亮了,是开来的轮船上的电灯。定睛细认,我才看清了轮船的轮廓。我们这船并不准对着轮船行驶,却取斜出的路径。

  突然间船夫急促而力强地摇着橹;船尾好似增加了不少重量,致使船头昂起。这当儿船身轻捷地转了向,笔直前驶;轮船的左侧就在我们前面了。

  当靠近轮船时,先已伸出的竹篙有如求援的手,搭,一下,钩住了轮船的铁阑。船身便上下抛荡,像高速度的摩托车叠次经过陡峭的桥。左右两边是先到这里钩住了轮船的帆船,船舷和船舷相磨擦,相击撞;我想,我们这船会被挤得离开水面吧。

  轮船并不停轮,伸出求援的手的帆船依附着它行进。它右侧的两扇铁门早经洞开,客人便攀援着铁阑或绳索慌乱地爬上去。

  行李包裹附着在肩背上或臂弯里。并没意义的叫喊声几乎弥漫于海天之间。

  乘着轮船开行之势,我们这船与轮船并行了。昌群兄与小墨抢先爬了上去,混入纷乱的旅客中间。我提起小皮箱正想举足,一个浪头从两船间涌起,使船夫不得不让竹篙脱钩。船便离开了轮船。

  “喂,喂,”我有点儿慌急。

  搭,一下,竹篙钩住了另一帆船的船尾,船夫指点我可从那里上轮船。

  我跨上那帆船,蹒跚地走到它的左舷。浪头总想分开轮船与帆船的连接似的,又从两船间涌了起来。看船夫又将让竹篙脱钩,我只得奋力举一只脚踏上轮船的门限。不知谁伸给我一只手,我握住了,身子一腾跃,便离开了帆船。

  门内是一个只排列坐椅的大统舱,电灯光耀得人目眩。

  我立刻给热闷污臭的空气包围住了。

作者:叶圣陶     责任编辑:张歌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mj.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民主促进会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主编信箱
京ICP备050263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7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