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参政议政平台 邮箱登陆

当前位置: 首页>会史纵览>名人轶事

赵朴初与杭州的一段因缘

发布时间:2022-07-21     来源:人民政协报

放大

缩小

  1947年,解放战争的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国民党反动政府加剧了对共产党和爱国民主力量的围剿和镇压,与新四军党组织有着长期合作关系的赵朴初为了保护中共上海局的同志,安排他们到杭州“避风头”,从而为上海地下党组织在杭州建立了掩护联络点。

  杭州净慈寺“避风头”

  1947年,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反攻,在国民党统治区的爱国民主运动蓬勃发展。国民党反动政府不甘失败,在国统区采取法西斯高压手段,加紧对共产党的活动和爱国民主力量进行围剿和镇压。5月18日颁布了《维持社会秩序临时办法》;7月4日颁发了《戡平共匪叛乱总动员令》。在上海施行警员警管区制度,宣布要更换居民证,全市进行户口大检查,每户居民必须在家等候,以户口簿和本人进行核对。很显然这是针对打击地下党和革命力量的阴险计划,给地下党活动构成巨大威胁。

  中共上海局领导刘晓、刘长胜、张执一、张承宗在上海愚园路永乐邨121号一幢小楼里商量应对的办法。这幢小楼是由方行、王辛南夫妇出面在1945年9月签约租下的,实际是中共上海局机关的所在地。这里周围环境幽闭,交通便利,有前后门出入,方便聚集和疏散,上海局领导常在此开会学习,交换信息,研判形势,安排布置工作。二楼是方行、王辛南夫妇住房,三楼是张执一、王曦夫妇住房,一楼客厅会客办公。针对这次反动派来势汹汹的做法,遵照隐蔽工作的经验,商量决定暂时到杭州去“避避风头”,以保安全。

  到杭州什么地方去落脚呢?由方行(地下党员,对外身份是“新文化杂志社”负责人)去同赵朴初居士商量。赵朴初与新四军党组织有长期的合作关系,他通过佛教“净业社”“益友社”的名义,将新四军急需的布匹、药品等物资转运出去,掩护输送新四军的干部人员,是值得信赖、依靠的力量。赵朴初担任沪浙佛教协会的主任秘书,在沪浙佛教界有广泛的人脉关系。

  商量决定由赵朴初出面联系杭州净慈寺住持,介绍几位上海老板去杭州做佛事,打水陆道场。由方行携带赵朴初的亲笔信,去拜访净慈寺方丈,待联系落实后,刘晓、刘长胜、张执一、张承宗分头赶到净慈寺会合。

  主持方丈殷勤接待,安排住进独立的幽深小院,供应寺院的精美素食。上海来客与方丈商量佛事的方案,说要在这里小住几天。当时正值江南暑夏,天气炎热,白天不能外出游玩,他们只能在室内打牌消遣,实际是以打牌为掩护,开会研究工作。方行带着张执一6岁的女儿张纪生在院子里玩耍,观察动静。在杭州住了一个星期后,收到上海传来的确切消息,查户口的高潮已过,同志们才返回上海。

  建立固定联络点

  这次行动过后,上海地下党组织同赵朴初商讨:能否在杭州找一个固定的地方,成为隐蔽工作的落脚点、避风港?赵朴初经过思考,酝酿出一个方案,到杭州去办一所慈善性质的医院,暗中可以成为地下工作的掩护联络点。

  1947年下半年赵朴初来到杭州实地考察选址。他看上了西泠桥边的凤林寺,发现凤林寺有十余间偏房可以利用,便向凤林寺当家式梁和尚商量,想利用凤林寺的空余偏房,共同来开办一所公益性的慈善医院,此议得到式梁和尚的理解和支持。

  经过两个多月的筹备,凤林医院在1947年底开业。党组织调配万流一同志负责医院的日常管理工作。万流一是王震部队的部下,大别山突围后转移到杭州做地下工作。王辛南同志(方行同志夫人,秘密党员)负责沪杭方面的联系。医院以门诊为主,并设有病床十余张,收治一些慢性病人。医院属公益性质,收费低廉,附近的市民和西湖的渔民、茶农,常来医院求医配药。医院还发放一些预防时疫的中草药。据记载,刘长胜、张体学、张执一、林桂楣等先后到凤林医院“疗养”过。杭州凤林医院的建成,为党的隐蔽工作增添了一处联络点,赵朴初内心感到欣慰,他写下诗词把这件有意义的事情记录下来:

  杭州访鸟巢禅师塔,时方仲冬,塔旁桃花已开。

  我来千载鸟巢空,

  消息人天若有通。

  四面湖山风雪里,

  为谁错放一枝红?

  一九四七年十二月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凤林古寺,始建于唐元和二年,已有千年的历史,曾与灵隐寺、净慈寺、云楼寺并列杭州四大名寺。相传,寺内有棵大松树,上面筑有鸟巢,喜鹊聚集,民间就称凤林寺为喜鹊寺。开山祖师道林禅师对这些喜鹊照顾爱护,自称是鸟巢禅师,大师圆寂后,寺内建有鸟巢禅师灵塔,碑记此事。赵朴初利用古寺偏房建起了凤林医院,为地下隐蔽工作播下了红色种子。“四面湖山风雪里”,在这样一个白色恐怖的氛围里,开辟了这样一个红色的避风港,“为谁错放一枝红?”以史喻物,表达了自豪欢乐的心情。

  1949年5月3日杭州解放。凤林医院已完成了它的历史任务,仍由式梁和尚经营了两年多。1953年在这地方建造了香格里拉饭店(杭州饭店),原用作医院的偏房先行拆除。以后饭店不断扩建,到1955年,凤林寺已全部拆除,只保留了几棵古树和寺庙的石阶。

  “明月清风,不劳寻觅”

  1981年2月,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在福建考察。回程时,他要求到杭州稍作休息。有关部门安排他入住杭州饭店东五楼。当他推开窗户,面对西湖,映入眼中的几棵樟树很眼熟,这不是凤林寺前的古樟树吗?心中不禁一阵激动,思潮滚滚,穿越岁月的时光,往事浮上心头,写诗以志之:

  寓杭州饭店,感赋

  昔年此地现医王,

  今日高楼纵目望。

  三十四年旧相识,

  门前犹有两行樟。

  注:一九八一年二月二十五日,来杭寓苏堤畔杭州饭店,乃凤林医院旧址也。三十四年前曾来此,时当岁暮,而桃花方开,曾有诗云:

  我来千载鸟巢空,

  消息人天若有通。

  四面湖山风雪里,

  为谁错放一枝红?

  赵朴初与杭州的这段因缘,只是他为革命事业作出的贡献之一。但他本人从不提这些往事,也不愿意写他的传记或回忆录。“明月清风,不劳寻觅”,决意做一个彻底的无名战士。我们只能在他许多诗词当中,捕捉到一些蛛丝马迹,再来还原历史的真相。他的这种无私的品格,值得我们永远铭记和学习。

  中共上海局负责人张执一在他写的《在敌人心脏里——我所知道的中共中央上海局》长篇回忆录中,写到了这件往事,现抄摘在此以作佐证:

  赵朴初……早在救亡运动之初,我们就同他合作。抗战胜利后,我们运用他的佛教徒身份和社会关系,开展和平、民主运动,很有成效。尤其是1946年上海国民党警察局在街头巷口普遍设立了“警亭”,以侦查户口的动静。为了上海局负责人的安全起见,赵朴初和王辛南同志出面,在杭州凤林寺开设了“凤林医院”,以便必要时有的同志转移到该处,用“养病”为掩护,以策安全。1948年夏天,我们从内线情报得知,上海警特机关将在全市清查户口。我们得赵朴初介绍,到杭州净慈寺作客,同行者有刘晓、刘长胜、张承宗、方行和我五人,方行负责对外,我还带有六岁多的女儿张纪生一道。因暑天很少有人去西湖旅行,我们佯称刘长胜同志是山东土财主,从未到南方,我们是上海几家商行老板,特意陪他来游西湖的,整日呆在寺内打扑克或搓麻将为掩护,实际是开会讨论问题或学习。

  张执一回忆的时间有出入,“1948年夏”应为“1947年夏”,以赵朴初写的诗为证。

  (作者系民进中央原秘书长)

作者:陈益群     责任编辑:邵飞
Copyright 1996 - 2020 www.mj.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民主促进会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主编信箱
京ICP备050263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7823